黑松露巧克力

希望你总有一天能找到我的心

「奈因童话向」伊奈帆的玫瑰

废废子Ayaki:

正是因为有一朵我们看不到的花儿,星星才显得如此美丽。


 


 


One.


 


从很小的时候起,伊奈帆就不再相信魔法以及精灵的存在了。


 


事实上,很多人在逐渐成长的过程中,就抛掉了过去曾经坚信过的那些玫瑰色的故事,并把它归结为孩童不切实际的幻想。只不过,伊奈帆察觉到这一点的时间,比所有人都早得多——那大概,是在他五岁左右的时候发生的事。


 


彼时也不过才升入国中的界冢雪,在父母的拜托下,担负起了弟弟讲睡前故事的任务。刚刚开始留长发的小姐姐,兴致勃勃地抱了一大摞童话书冲进弟弟的房间,却在经受了半小时刨根究底式的追问后,就灰头土脸的落荒而逃。


 


……


「白雪公主都没有把苹果咽下去,为什么就被毒死了?」


「姐姐你的头发留了好久才能扎辫子,莴苣公主的头发那么长,那她已经是老太婆了吧?」


「白玫瑰染了夜莺的心口血就会变成红玫瑰吗?但是,公园的玫瑰花长出来就是红色的啊…」


 


…………


界冢雪可怜的少女心哗啦啦碎了一地,然后在幼年期学霸探究的目光里被扬成了灰。


……


 


她当然没法回答这些问题。


本来嘛,童话之所以是童话,正是因为它们超然于现实。吻可以解开魔法,爱可以破除诅咒,泪水滴下春回大地,人虽死而可以复生,每一个公主都有王子翻山越岭千里迢迢的来拯救——这种事,不管怎么想,都只是一厢情愿的白日梦吧?


 


……是与现实格格不入的,在半空里独自漂浮着的海市蜃楼。


 


但是五岁的伊奈帆,的确是很认真的在考虑着这些问题。


——然后,在姐姐越发的犹豫和支吾中,他还是过早地就察觉到了,所谓世界的「真实」。


 


——童年从床头小灯的光晕里溜了出去,在初夏的夜风和鸟鸣里悄然滑落,从此渺无声息。


 


那之后,伊奈帆便不再热衷于睡前故事了。他提前了一年入学,开始在家人陪同下定期去图书馆,并且以异于同龄人的速度成熟起来。对于幼时听过的种种童话故事,虽然稍稍觉得遗憾,但他从心底觉得,魔法也好,精灵也好,一开始就只是人们的杜撰,是无聊之中生发出来的妄想——


 


没错。幻想是不存在的。能确信的事物只有能真实把握到的一切,例如数据,公式以及书本上的所展示的那些令人信服的知识。在科学之外生发出来任何的传说或者童话,都不过是一时的消遣而已。


 


至少直到前一秒为止,他还是如此坚信的。


如果他没有一时头脑发热,买下了那个可疑的婆婆手里的盆栽的话……


 


界冢家阁楼上。堆满旧报纸的飘窗前。


 


伊奈帆面无表情地盯着某只在自己面前飞来飞去的不明生物,思考着自己是应该把他捉起来送到科研机构,还是应该立刻出门去医院看眼科和精神科。


 


 


——在那里,在报纸堆上,沐浴着夕阳翩然展翅的,无疑就是一只精灵。


 


对方有着微微上扬的湛蓝双眸,浅金色略带卷曲的头发,以及此类物种惯有的娇小体格——算上他那对半透明的淡绿色翅膀,大概只比一本打开的书大点儿。不过此刻,金发的精灵像是被伊奈帆阴沉的脸色吓到了似的,扑着翅膀躲到了窗帘边,探出半个头来,小心翼翼地观察着他。


 


“…初、初次见面。我叫斯雷因。”


 


精灵有着与外表极为相衬的,清亮悦耳的声音。他犹犹豫豫看了人类一眼,见对方没有伤害他的意思,鼓起勇气继续搭话。


 


“请问…你是我的主人吗?”


 


……果然是单纯到不行的生物。


伊奈帆缓和了脸上的表情,向着花盆的方向偏了偏头。


 


报纸堆旁放着一盆玫瑰,比起一般的盆栽,枝繁叶茂得有些不自然。植株的正中,唯一的花蕾像是蛋糕上幸免于难的草莓一样,孤零零的仰着头。




地上还散落着不少土块和铺开的报纸,旁边丢着一个斑驳的白色塑料花盆。


         


“如果你是说把这盆花买回来的人的话,应该是吧。顺便一提,刚才我正在换盆,没有伤害你的意思。”


         


也许是面前人类态度的转变多少鼓励了斯雷因,更可能是因为对方照顾了玫瑰,精灵微微红了脸,放下心来飞近了点儿,甚至还友好地碰了碰伊奈帆的手指尖以示亲近。


 


“人类,我需要你帮我实现一个愿望……”


 


——啪。


 


斯雷因的话音终结在伊奈帆的掌风之中。


 


一般而言,帮魔法生物实现愿望大多不是什么好事。另外,总觉得会相当棘手的样子啊…


姑且还是先打晕再看看情况吧。


 


…手好疼。


 


黑发少年淡然的甩着手,从角落里翻出界冢雪丢掉不用的铁艺笼子,抖了抖灰便把被无情击昏的精灵丢了进去。离开阁楼前,他还顺手带上了那盆形容可疑的玫瑰,然后在父母注意到之前,迅速地回到了房间。


 


笼子藏在柜子里用大衣罩住,花盆浇水后摆在窗边。等到伊奈帆有条不紊的安排好了一切,天已经黑了。


楼下传来了雪姐的声音,似乎是催促着他去吃饭。


最后确认了一遍室内并无异样,他答应着,打开门走了出去。


 


房间里重归寂静。


……



 


——不,也许并不完全是。


 


窗台上的玫瑰轻轻摆了摆枝叶,像是窃笑着抖动了身子。随后,斯雷因一脸郁闷的推开衣柜门飞了出来,面对沉沉的夜色,挨着玫瑰坐下。


 


在楼下和家人一同用餐的伊奈帆,同样把目光投向了窗外。


 


夜风里有一股树皮的青涩气味,五月的空气里积攒了太多的水汽,彷佛一捻就能滴下雨来。对于他而言,这原本就只是初夏里再平常不过的一天,像以前无数个日子一样,轻轻一翻,就飞快地过去了。


 


而这……正是一切的开始。


 




【TBC】










设定说明:


1)本文又名“童心泯灭大魔王伊奈帆和家养小精灵斯雷因不得不说的故事”;“种玫瑰点击就送斯雷因”;“家里宠物容不下我的尺寸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2)总之就是前两天和室友聊到小王子以后莫名其妙出现的脑洞。想写一写跨越种族的爱情。结果脑补太过,就从短篇变成了可能的中篇【对的朕就是这么作死的汉子


3)斯雷因的秘密会随着故事的推进而慢慢揭开。伊奈帆是如何得到这盆玫瑰的,也会在后面的章节里讲到。不过,斯雷因的愿望,不是能够轻易达到的。


4)其他人物将会陆续登场。目前想涉及的CP有扎扎和未婚妻~雪姐在本文设定里是伊奈帆的国文课老师和班主任。另外,关于雪姐的年龄,因为我没有查到数据,所以设定为比伊奈帆长七八岁的样子,如果有bug请告诉我哦!


5)我也不知道是HE还是BE……

评论
热度 ( 76 )

© 黑松露巧克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