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松露巧克力

希望你总有一天能找到我的心

A.Z 【奈因】Don't look back 2

夏日午后的凉凉茶:

心理测量者Paro,前篇地址:http://fisherlu.lofter.com/post/211bba_2784dc2




“发现潜在犯松本时,他正在使用工厂内的材料自行枪支的组装,此时松本的心里指数已经超过120,当我方使用Donimator要求他停止该行为并放弃抵抗时,松本反而心理指数激增并且试图使用自制的武器对我方进行袭击。为了在心理指数已经超过300的松本手下保护监视官的我,斯雷因特洛耶特执行官使用Dominator的第二形态,对松本进行制裁,我认为是非常合理和正确的判断……”


鞠户监视官用右手食指弹了弹捏在左手里的报告,看了眼坐在办公室里一言不发看着屏幕正在工作的斯雷因。


那边那个也毫无表情变化啊。


 


鞠户想起在听到通讯器里布兰德那头报告,和伊奈帆及斯雷因走散就朝组装厂房赶过去的路上,听到熟悉的枪声加紧脚步跑到厂房,就看到地面应该曾经是名为嫌疑人松本的存在的一滩血,以及紧盯着斯雷因的伊奈帆,和难得在表面上露出惊讶神色,用手背捂着嘴唇的斯雷因。


 


鞠户监视官顿时头疼扶额,喂喂,不要在入职第一天就搞这么惊心动魄的事情好吧,老年人心脏不好不知道么!


 


鞠户收回挡在一纸报告后看向斯雷因的目光,直直看向伊奈帆:“这么说,你作为监视官是认同斯雷因执行官处决潜在犯松本的行为了?”


伊奈帆面不改色:“是的,我认为斯雷因执行官的判断是正确的。”


 


不打算说实话么?


这个伊奈帆,绝不像成绩单看起来的那样是个墨守成规的乖宝宝啊。


算了,至少从结果上来说,这件事情的处理没有任何问题。


 


鞠户放弃了深究的打算,这个世界从来不缺少真相,作为守护这个社会运转规则的监视官来说,只要最终的事实符合“规则”就行了。


 


相反坐在工位上耳朵却一直听着他们对话的斯雷因,正因不理解伊奈帆行为而困扰着。


 


只是从脸上看不出来而已。


 


鞠户站了起来,拍了拍手,办公室里其他人都停下了手里的工作转身看向他。


鞠户咳咳两声清了清嗓子,“过了好些日子我们组终于来新人了。”


托尔兰双手环抱嘴角勾起抹玩味的笑,“是啊,终于又有人不怕死来当监视官了,可喜可贺。”


布兰德把托尔兰脑袋往下按:“你小子其实挺高兴的,不能坦率点么。”


托尔兰摸着发疼的头:“大叔你好吵!谁说我在害羞!”


“哦呀哦呀,害羞了呢。”旁边的费米安也跟着起哄。


斯雷因在一旁跟着陪笑,眼神不自觉地溜到了伊奈帆那边,发现伊奈帆此时也看着他,倒不避开,反而重重地瞪了回去。


 


真是有趣的反应,伊奈帆心想。


 


“好了好了。”鞠户又拍了拍手示意众人安静点,“所以我们趁着这次难得的机会,去外面吃大餐吧。”


 


一听到大餐两个字,整个屋子里,甚至包括斯雷因的眼神都变了。


“哼,没想到新人来还是有点意义的嘛。”连一向态度不对付的托尔兰口气也转变了。


“聚餐是很好……不过……”费米安手托腮若有所思地说。


“怎么了?”


 


“按照上个月刚实行的局内规定,进行过Dominator第二形态处决的执行官,在24小时内不能申请外出及执行A级以上任务。”


 


安全局内对于所有派遣的任务按照困难与保密程度分为由S到E共6等,而为了防止执行官在连续执行任务中心理指数持续恶化,并演化到难以控制的高危状态,安全局在上个月颁布的新规定中,就包含了刚才说的那条。


 


鞠户一拍脑袋,“哎呀,话说这是颁布这条规定后咱组第一件当场处决的案子啊,怪不得我都给忘了,最近还真是活得过于太平了么。不过不能外出这怎么搞,要不改到明——”


 


“不用了,你们去吧。”斯雷因温和地笑着摆手,看不出一点惋惜和不自在,“你们去就好了,我正好留下来看家,有什么事也可以照应。”


 


“你小子别乌鸦嘴啊!太平日子还过痒了啊!”鞠户一把将斯雷因夹在臂膀里,“说好了大家一起去,你不算在大家里的么?!”


“可是我……”斯雷因被鞠户用力夹得脸有些发疼。


“没什么可是!少在那儿装,其实你明明也很想去吧!你本来就是我们小组的一份子,不管干什么都不会扔下你的!”


“鞠户监视官……”


 


“我有个提议。”一直没说话的伊奈帆轻轻一句,引来了所有人的注意。


伊奈帆看了看注视着自己的众人,“我们可以在宿舍里聚餐,我来做饭。”


 


“咦——?!”


 


在分工高度精密化的当下日本社会,人们对于金钱的概念已经趋于淡泊,因为高效的社会产能保证了人均需求的满足。在这样的现状下,安全局的监视官和执行官却都还有相对于社会上大多数人来说更多的可支配金钱,许是出于避免监视官和执行官因对金钱的缺乏而色相浑浊的考量吧。


 


不过也拜这点所赐,现在鞠户小队的两名监视官和四名执行官可以坐在安全局宿舍里围着餐桌,享用着这样不是由工厂用浓缩蛋白质所制造出来的寡淡乏味的营养套餐,而是由食用油、调味料、真正的蔬菜和肉类来烹制的一餐。


 


“好……好吃……”托尔兰颤抖着握着还含在嘴里的勺子的勺柄,一句恶言都吐不出来。


“上次吃到大虾天妇罗是什么时候了……”费米安咬了一口扎得金黄酥脆虾肉鲜嫩的天妇罗,手心贴着脸颊。


“活生生的肉真好啊!”布兰德直接干了瓶啤酒,将面前的牛肉片塞进嘴里边嚼边说。


 


“应该说’实实在在的肉’,什么活生生的,你要吃生肉么?”


解下制服领带松开颗扣子,鞠户监制官坐下开了瓶啤酒,冲还在厨房里忙活最后一道菜的伊奈帆喊:“你小子有一套啊,天知道我刚来的时候花了多久时间跟这帮别扭的家伙搞好关系,你倒好,来第一天用一桌子菜就把他们搞定了。”


 


伊奈帆从厨房里把菜端出来放饭桌上,解开身上的布制格子围裙,“你们都不做饭?”


 


闻言正忙着跟食物战斗的众人抬头看他,异口同声且理直气壮:“不会!”


伊奈帆算是明白刚才一干人听到要去吃大餐,为什么都是那副表情了。把围裙往凳子上一搭,伊奈帆抬头,正好对上下楼的斯雷因的目光。


 


“啊,斯雷因,你刚干嘛去了,快来吃吧。”鞠户招呼斯雷因来吃饭。斯雷因低头笑笑,走到饭桌拉开挨着布兰德的凳子坐了下去。伊奈帆注视着他伸手用筷子夹了一小块煎鱼,放进嘴里时眼睛一亮的表情,顿时放了心,这才坐下开始用餐。


 


斯雷因饭量偏少,一餐将尾,其他人还在继续喝酒聊天吃着小菜,他就先行离桌,拎了一瓶啤酒坐在阳台上。


 “吱嘎——”斯雷因听见门拉开的声音,抬头看了眼出门来的伊奈帆,又回过头,仰望着寥寥数星的孤寂夜空。


 


伊奈帆没有去询问斯雷因的许可,就靠在他旁边坐了下来,打了发直球。


“不问我为什么吻你?”


 斯雷因没看他,酌了口酒,比斯雷因发色还要再淡一些的金色液体在玻璃瓶里发出来回晃荡的声音,“你不都说了是惩罚么?”


 


伊奈帆顿觉,这个人过去的人生,恐怕是过得相当逆来顺受,同时也感到自己的行为并没有真正对斯雷因产生太大的影响。


心情没有变差,反而更觉乐趣,伊奈帆饶有兴致地贴近斯雷因,采用了一个在身后客厅吃饭的众人看起来最多是靠在斯雷因肩上的姿势,将斯雷因大半个身体绑在自己胸前。


说没有遭到反抗是假的,伊奈帆刚把斯雷因圈过来就感到自己腹部挨了一记肘击,幸而他没有真用上力。


“我吻你是因为我想这么做。”伊奈帆依旧没有什么多余表情地看着斯雷因,对方那双湖蓝色的眼睛被阳台橘黄色的昏暗灯光染上了一丝暖色,依旧沉静得吓人。


伊奈帆知道斯雷因这个时候不会给他任何回答,于是作势要吻上斯雷因,却被他用酒瓶子挡在脸前。透过琥珀色的液体,斯雷因倔强的脸显得有些孩子气,看到这样的表情,伊奈帆手下的力气放松,斯雷因立即就逃掉了。


“不过如果下次你做了我不允许的事情,还是会有惩罚。”


 


斯雷因表情终于绷不住,带着怒意瞪了伊奈帆一眼。伊奈帆不仅全盘接受,还趁着斯雷因生他气的空当一把抢过斯雷因手里的酒,仰头咕嘟咕嘟喝了一大口。


 


不错,这算间接接吻了,可是,还不够。


 


伊奈帆舔了舔嘴唇,“今天的晚餐怎么样?”


 


已经打算要回去的斯雷因显然是没料到伊奈帆会突然岔开话题,蹲下步子,“嗯,挺好吃的。”


 


伊奈帆看向他,“没想到你还挺坦率的。”


斯雷因笑:“我只是在说事实而已。”


伊奈帆看了眼屋里明显喝高了正闹腾的人:“你们平时很少这样?”


斯雷因一看这话题两三句是说不完了,又退回来坐下,平视前方,“嗯,执行官没有监视官的陪同,行动范围只有安全局和这间宿舍。宿舍里基本都是按照卡路里和营养搭配好的定食,吃到嘴里都是一样的蛋白质味道。”


 


伊奈帆顺着斯雷因的目光往前看去,可以从这里看到外面比天空上星火点点还要繁盛许多的灯光,仿佛伸手可及,但实际上除非是执行任务或得到上级的外出批准,任何一名未获得授权的执行官,只要踏出那条警戒线一步,就会立即被高能防护网灼烧成一团白灰,甚至连血液都不会留下,比被Dominator的第二形态处决还要来的干净。


 


伊奈帆今天是第一次来到执行官的宿舍,远远看着这座与气派的安全局大楼全然不同的深灰色矮小建筑,觉得这就像是个巨大的骨灰盒,装着这些未来都已写好同一剧本的将死之人。


 


“是么……”伊奈帆淡淡地回答,“我看你吃的并不多。”


“哦。”斯雷因简短地应了一声,在伴随着些微虫鸣的寂静持续了好一阵之后,才又开口,“我其实对食物并没有太多的欲求。我父亲是个科研员,醉心于他的研究,我分得出味道开始就跟着他吃蛋白流质营养餐了。后来他死了,没过多久我的心理指数就超出正常标准被关起来了。那时候多大?大概是十岁吧,刚才说了这里的东西也就是那样,所以我很长时间都认为吃饭是件除了填饱肚子不饿死之外,再无意义的事情。直到成为了执行官后,有位监视官带着我们出去吃饭,我才知道,啊,原来食物是可以有不同的口味的,原来吃饭也可以是件快乐的事。”


说完斯雷因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伊奈帆平静着一张脸听,却在暗处手指攥紧到发白。


 


“为什么跟我说这么多?”


斯雷因依旧笑着,带了笑意的眼睛里却透出韧性、毫不示弱的光芒,“示弱,博取同情,以便后续工作,想怎么想都可以,界冢监视官,我并不想跟你关系太差。”


伊奈帆能察觉到斯雷因依然保持对他的不信任,甚至说敌意。但已经达到目的了,第一步很成功不是?


伊奈帆回视他,表情一瞬之间软化了下来,“只要你听我的,就不会有惩罚。”


斯雷因睨他,“那可说不准。”


伊奈帆快要笑了,拍了下斯雷因的肩,“走,回去再吃点。”


 


在监管设置已经极其完备的当下,其实刑事课的事情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多,更多的时候是坐在办公室里监控管辖地的心理指数,执行例行的巡逻而已。而执行官是两人一组轮班制,今天斯雷因已经交班,正想询问鞠户有没有时间。


他之前申请的外出申请已经获批,需要一名监视官陪同他出去,但不巧的是,鞠户监视官似乎有更忙的事情。


 


“啊,斯雷因!抱歉!”鞠户监视官双手合十高举头顶,“今天有个紧急的会议我必须参加……”


说不失望是假的,但斯雷因回了个安慰理解的微笑,“没事,外出申请的时限是大后天,改天也——”


“我陪你去。”站起来说话的是伊奈帆。



评论
热度 ( 147 )

© 黑松露巧克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