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松露巧克力

希望你总有一天能找到我的心

【奈因】侦探与警察<10>

小布伊伊:

各位对不起我这么晚才更,太多事干所以有点…
国庆假期排满我也是蛮拼的_(:з」∠)_
我的糖撒得不够多么TvT好吧我努力



斯雷因觉得有些冷,朝手轻呵一口气,搓了搓。出来的时候因为情况紧急,并没有穿多少衣服。现在坐在这里,才渐渐觉得冷了。
“冷吗。”
伊奈帆看着自己的笔记本,头也不抬,眼神甚至没有交汇。
“嗯。”斯雷因点点头,脸颊上的红晕不知道是冻出来的还是刚刚过于害羞了。
伊奈帆把自己脖子上的围巾解下来递给斯雷因。
并没有过多的解释。
斯雷因脸似乎更红了,小声道谢把围巾接了过来。
“谢谢…伊奈帆君。”
“叫我伊奈帆就可以了。”伊奈帆点点头。不知不觉加上敬语的家伙,明明上次还直接称我伊奈帆的…
“是…”斯雷因有些拘谨地围上伊奈帆给的围巾,嗯暖暖的…还带着伊奈帆的体温…看了看周围沉默不语的人群,在伊奈帆身旁坐下。
伊奈帆正看着黑色的笔记本出神。斯雷因也跟着凑过去瞄了一眼。
是每一个人房间的位置图吗…
伊奈帆好认真…
突然斯雷因有些羞愧地收回了视线。明明身为一介警员居然在这里不务正业…
“斯雷因。”
“嗯?”被叫到名字的斯雷因应了一声。伊奈帆抬头凝视着斯雷因…
“不要离开我。陪我,可以吗?”
“唔…”斯雷因霎时脸变得更红了,不知所措地把视线游离开,最终偷偷瞄了一眼认真表情的伊奈帆,点点头,“嗯…”
伊奈帆…好狡猾!
伊奈帆收回视线翻阅笔记本。
这家伙,太好骗了。

“我是斋藤,这次滑雪活动的组织者。我和千鸟都是滑雪爱好者,所以我们在网上建了一个这附近区域的滑雪爱好者组织。这一次是线下活动…”斋藤显得有些自责沮丧,整个人散发着悲伤绝望的气息,独自窝在角落的沙发里,“大家都是网上的伙伴,私底下都互相不认识的…我想应该是外面的人进来了想盗窃然后…”
“斋藤小姐,这个是一个可能。好,那么请大家接下去自我介绍吧。”库鲁特欧毫不客气地打断了斋藤的推论独白,有些霸道地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我是奥马尔。滑雪爱好者,职业不用说了吧?”一个黑色鬈发的深色肌肤男子一手插着自己裤袋,一手捋着头发。
“如果方便还请说一下。”
“公司职员。”
“啊…啊,我是克里斯汀·奥朗德。中学教师…在网上,斋藤小姐和远山小姐都很和善呢。非常好的人呢。”一个有着褐色油量大波浪卷的温柔女性站了起来,微笑着欠身,但是那双明亮的眼睛却遮掩不住内心的恐惧,“这一次居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也深感抱歉…”
斋藤小姐似乎看起来更消沉了。
“我是王阳。银行职员。虽然不是很喜欢滑雪,但是滑雪也姑且算是一个减压运动吧。”站起来的是一个西装革履的戴眼镜的文质彬彬的男子。
“那个,您滑雪还穿西装吗…?”斯雷因小声地提问道。
“我带了好几套西装来还有滑雪服来。”男人严肃认真地点头。“没有西装在身上会让我感觉不安。”
斯雷因有些僵硬地点点头。
“哟,大家好!我是活力四射的青春girl☆可爱的妮娅参上!”突然冒出来的活泼声音,大概20岁上下的年轻女孩扎着短短的马尾以忍者的动作朝大家打招呼。
“妮娅小姐真是活泼呢…”斯雷因扯出一个不难么难看的笑容,“请问你的职业是?不害怕吗?”
“完全不害怕哟!我是大学生!”
“界塚伊奈帆。做情报分析一类的工作。”
虽然认识…情报分析是什么啊!这是指侦探的工作吗?!
斯雷因默默地吐了个槽。
“逢坂凉子。普通的上班族。”有些戾气的黑长发女子,眼神有些阴沉。
“那各位的房间?”
“我和斋藤小姐、远山小姐、逢坂小姐和妮娅都是在2楼。”温柔得像大姐姐一样的奥朗德说。
“哦,男性和女性分开楼层么…?”
“嗯,都是大家默认的呢。”奥朗德轻轻弯起嘴角笑着点头。
好像大姐姐呢…好温柔…
斯雷因表情看起来像只受到了主人爱抚的狗狗。
伊奈帆不经意地皱了皱眉。
“1点22分时,各位在干什么?”
“我在和王先生下国际象棋。”伊奈帆一脸平静地说道。
“我们女子小团体除了斋藤小姐和远山小姐就在玩牌了呢。”
“那奥马尔先生…?”
“在房间里看书。”
不在场证明…
斯雷因拿着笔记本唰唰地记着。
“1点22分,是那个叫斋藤的女的说的时间吧,我们怎么知道她说的就是对的呢?如果是她杀了远山,告诉我们这个时间也说不定呢。”逢坂凉子忽然开口说道,声音带着一丝阴戾。
“我这么做有什么意义吗!!!”斋藤的声音带着哭腔,“居然这样说我…”
“还请各位冷静一下。”
“如果是这样的话,斋藤小姐自己也没有不在场证明,倒不如说嫌疑更大…”斯雷因咬着笔杆看着笔记本沉思。
大家都沉默下来了。
“接下来交给我处理吧。”库鲁特欧将钢笔插回口袋里,“斯雷因和我出去查看一下。”
“是!”
“等等。”伊奈帆突然打断了,“库鲁特欧警部,这么久不见了你还是不擅长分配工作啊。我和你一起去看。斯雷因留在这里。”
库鲁特欧狐疑地看了伊奈帆一眼,随后点了点头。
斯雷因睁大着眼睛看着起身准备出去的伊奈帆。
“不要给我露出那张傻脸。”伊奈帆绕过斯雷因身后拿外套,不知是故意还是无意,轻轻呼出一口热气在斯雷因冻得通红的耳廓上:
“外面,冷。”
斯雷因侧过头看伊奈帆,穿上厚大衣后伊奈帆只是漠漠转身走了出去。外面的风雪还没有停。
反射弧稍长的小天使斯雷因突然明白了什么似的,嘟着脸将通红的脸颊藏在了伊奈帆的围巾后。
————————TBC——————
糖糖糖!
迟了这么久真是抱歉qwqqqqqq

评论
热度 ( 43 )
  1. 黑松露巧克力阿布汪汪汪 转载了此文字

© 黑松露巧克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