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松露巧克力

希望你总有一天能找到我的心

A.Z 【奈因】Don't look back 3

夏日午后的凉凉茶:

心理测量者Paro,前篇地址: http://fisherlu.lofter.com/post/211bba_2843ff7


这次写了之前想了很久的苏梗,就是不知道够不够苏






“这……不太好吧,鞠户监视官去参加会议的话,小组里必须有一名监视官待命才行吧……”斯雷因露出为难之色。


“啊,这个没问题,说是开会但也都还在这座大楼里面,每隔一个月外出一次不都成了你的习惯了么,去吧去吧,这里有我呢。”鞠户摆手让斯雷因放心去。


 


斯雷因扭头看了眼已经穿上外套等在门口的伊奈帆,轻叹口气,走了过去。


 


“是我陪你出去会让你困扰么?”两人并肩走在安全局大楼的过道里,伊奈帆问旁边走出办公室门脸色就冷下来的斯雷因。


“稍微有点。”


“因为你讨厌我?”


“不是。”斯雷因边说边走到安全局门口,伸手将腕带上的通讯装置划过电子检测。


“出入认证斯雷因特洛耶特执行官安全局刑事课


  外出许可认证通过请于本日晚24点前返回安全局消除外出记录


  如有特殊情况请由负责监视官向本部提出临时申请……”


 


一旁等着的伊奈帆问:“我记得超过时限还未归来的执行官会被记录严重过失吧?”


斯雷因穿过那道透明的墙,“嗯。”


“有借着外出就再不回来的执行官么?”


斯雷因脚步蹲了下来,伊奈帆捕捉到他的眼神里一闪而过的杀意,在说话的时候,那股杀意已消散无踪。


“有。”


 


说对斯雷因外出想去的地方不感兴趣是假的,伊奈帆在脑子里记录了他们一路过来的地方:


去了一家隐在地下室的书店帮托尔兰买基本一看就是游走在禁书边缘的奇怪书籍;


去了化妆品店帮费米安买新款的粉底、唇膏、卸妆水;


去了体育用品店帮布兰德买了便携的健身器材。


当伊奈帆和斯雷因在中心区一家商场顶楼的露天饮品店里坐下来的时候,斯雷因手里已经提了好几个口袋了。


 


伊奈帆认为就算斯雷因再怎么好说话也不至于将稀有的外出机会全奉献给了为同事采购上,一路上视线都没从他身上挪开过,观察的结果就是,斯雷因真是个招人喜欢的好人,连饮品店的老板都忍不住多送了他们一盘小吃。


 


伊奈帆坐在椅子上,仰头看了看头顶的天空蔚蓝一片,心想着斯雷因就是出来采购的也罢,至少看到了一袭便装的斯雷因在买东西的时候从来不会讨价还价,会为了让别人方便而提前换好零钱,走在路上被别人不小心撞到会温和地笑着回答没关系。


以及斯雷因穿衬衫很好看。


 


也不错,伊奈帆看了眼手腕上的通讯器借由全息投影伪装成的手表,时间显示才刚过了3点,剩下的时间如果斯雷因没有其他安排那就由他来主导吧。


 


“伊奈帆?”


正想着,伊奈帆听到了熟人的声音,回头一看,是他的同学,网文韵子,旁边那个双马尾的亚麻发色少女,记得是她的好朋友,叫尼娜来着。


 


“伊奈帆好久不见了啊!你不是去安全局就职了么?怎么这个时间点还在外面?”拉着好友快步走过来的韵子问。


“今天有点事。”


“哦~尼娜,”韵子向好友介绍伊奈帆,“这就是我跟你提过的,以700满分和全A评价进入安全局的界冢伊奈帆哦。”


少女向伊奈帆点头示意,“韵子经常提起你,说你很厉害呢。”


伊奈帆向尼娜点头,转向韵子,“你不就比我少拿一个A么。”


韵子握紧双拳,脸涨得气鼓鼓的,“可恶!直到毕业都没超过你真是太气人了!”


 


“话说,你一个人?”尼娜去买饮料,韵子和伊奈帆走到天台的栏杆旁边,望着这个高楼鳞次栉比的城市。


“我跟同事一起来的,他去卫生间了。”


“这样~”韵子意味深长地拉长了尾音,“呐,伊奈帆,我也接到安全局的认证了,是情报和管理那方面的。”


“哦。”


韵子小心翼翼地抬眼看了下旁边正平视着前方的伊奈帆,目光坚定而深邃,心无旁骛。韵子低下头,嘴角露出一丝苦笑,但再次抬头的时候脸上只有明朗的笑颜,“不过我才不要去安全局那种沉重的地方工作呢,我已经决定了,要去当老师!”


伊奈帆挪回视线看她,“挺适合你。”


 


韵子问,“以你的成绩明明可以去任何地方,但最后你还是选了安全局,你还真是够死脑筋。那,你见到你想见的那个人了么?”


听到这个问题的伊奈帆一直以来安静沉稳的表情有了一丝松动,韵子看见他点头的时候,从远处传来一个干净的声音——


“界冢先生?”


 


伊奈帆迅速扭头,朝那人挥了挥手,语气竟是罕有的轻松,“来了。”


韵子看着远处那个淡金色头发的人,凭借女性的直觉几近断定,犹豫着还是问出了口:“那就是你想见的人?”


 


伊奈帆抬起了右手,食指轻轻竖在唇边,微微笑了,眼底是夜雪初开,那融于水的第一抹霁色般的温柔。


 


“怎么了?”斯雷因看着走过来的伊奈帆,“心情很好的样子。”


伊奈帆不动声色地隐去心底由于斯雷因能看出自己心情变化带来的惊异,摸摸脸颊,“有么?话说你应该叫我伊奈帆。”


斯雷因没理他,这次换伊奈帆发问,“你接下来还有安排么?”


斯雷因点点头。


 


虽然和原定计划有点出入,伊奈帆还是发动了车。目的地在市区的最外环,这里的设施和建设程度与市中心还是有不小差别,在老旧的街道中穿行,四周都是逐片正在或即将被拆除布满斑驳痕迹的楼房,伊奈帆提高了警惕。


 


这里人迹罕至,可见的都是正在作业的无人驾驶机器人,检测装置相对于市中心分布得要少。伊奈帆听说过这里是低层人经常会来发泄不满的地方。


一个人能做什么,要去做什么,由先知系统的鉴定就已经决定了,评定越低的人可以选择的工作范围和可自由支配的社会资源就越少。尽管社会上的绝大多数人在物质需求能得到满足的前提下,都相信着这是由万能的先知系统给他们铺好的幸福之路,还是有极小部分人并不安于这样的分配。


 


而这些人往往是评定偏低的人。心中充满愤懑的人们当然需要发泄,那么这个相对受先知系统控制较弱的地区,就成为了他们宣泄心中怒火的上佳场所。


这种行为很危险,很容易招致心理指数增加,色相浑浊的结果,伊奈帆在查资料的时候瞥见过要加强这部分地区监管的提议,但这不是他们监视官的管辖范畴。


 


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事件发生,那就不需要监视官出动。


 


一路开过来,伊奈帆瞥见过那么一两个躲在墙面阴影里的人,倒也没出什么突发状况。在前方的岔路口出现通往山区的高速路牌时,他们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那是一间不起眼的烟酒小铺,从表面上看不出有什么玄机,伊奈帆觉得这铺子本身很有可能就是非法的。斯雷因解开了安全带,在伊奈帆准备跟着下车的时候一把按住了他。


“你是生面孔,在车里监视我就行了,我不会走出你的视野范围,万一我有什么异常举动你知道怎么向安全局提处分申请。”


话说到这份上,伊奈帆也不好再强硬地要求跟去,摸了把斯雷因放在他胳臂上的手,注视着斯雷因关上车门走了过去。


 


斯雷因走到铺子门前,站到了一个从车内看过去完全背对的角度,还将他身前的老板也挡了个七八分。伊奈帆贴到车副驾驶位上,才看到老板跟斯雷因讲了几句话,回屋里又很快出来,弯腰从桌子下拿了盒烟给他。


 


“事办完了?”


斯雷因刚开车内坐下,伊奈帆就问。


“嗯。”斯雷因拉过安全带扣好,“走吧。”


 


伊奈帆沉默着发动车子,待车开上回到市中心的主路才问,“跑这么远就为了买盒烟?”


斯雷因手撑着下巴看窗外,“鞠户监视官喜欢这种老牌子,别的地方买不到,每次我跟他出来都会到这里买烟,不信你可以问他。”


伊奈帆瞥了他一眼,“你在查什么?”


斯雷因依旧头朝着窗外没看他,伊奈帆就接着说,“虽然不是很清楚,但是我看到他在摸桌下的烟的时候手上有小动作,很细微,但我还是看到了。是在把情报一类的东西塞到烟里给你么?是不是我现在停车就在车里让你把衣服都脱了然后搜一遍身比较好?”


斯雷因放下手,坐正了看向前方,淡然地拒绝伊奈帆堪称性骚扰的话,“你没有权利搜,也什么都搜不到。”


 


“确实。”伊奈帆继续平稳地开车。


斯雷因见他不再往下追问,有些好奇看向他,“你怎么反而轻松起来?”


“因为我知道你并不是讨厌跟我出来”,前面有个拐弯,伊奈帆偏了下方向盘,“你会更希望和鞠户监视官外出是因为鞠户监视官是个性格比较马虎的人,不容易引起他的疑心,而我,则很有可能会发现什么,感谢你对我的高评价。你每隔1个月一次外出申请,是定期获取情报吧。”


“你不问我在查什么?”


伊奈帆不答反问,“问了你会说?”


斯雷因轻轻呼出口气,摇头,“不会。”


伊奈帆接着说,“知道你不是讨厌我就够了,剩下的以后再说,这事我不会告诉其他人。”


斯雷因静静看了他一会儿,又偏过头去继续看窗外。


“不是因为讨厌你,这话我一开始就说了。”


 


浓得化不开的沉默充溢着并不宽敞的车内空间,无需多言,是两人当下共同的心理状态。车驶进市区的时候已是日暮,夏末秋初的傍晚消失得很快,身后还有一片夕照的天空在放肆最后的燃烧,前方的城市已笼上了夜色,路灯敏感地一盏接一盏点亮,有那么几分像是在欢迎他们回到城市的意味。


 


尽管这个城市无情得没有一点人情味。


 


这个时间点,已经没有要去的地方,伊奈帆朝着安全局的方向平稳驶去,却在经过闹市区的时候突然听到震耳欲聋的一声。


“嘭——————!!!”



评论
热度 ( 147 )

© 黑松露巧克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