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松露巧克力

希望你总有一天能找到我的心

关于斯雷因。

酸素:

原作才走了一半剧情,对一个塑造还在半路上的角色也许本来不该说些什么的。但实在是太憋屈了,AZ十二集以后,一直处于一种自己也无法说法自己的状态,本着说出来会好受点的心情才想写一下斯雷因。


 


这个角色我一直非常喜欢,我想无论是三话还是七话,他都有值得人喜欢上的理由。三话的他,并没有成为士兵的觉悟,所以对着地球军他不敢打,火星军的、地球军的、包括他自己的命,他都没有准备好背负起来。可是,最后他还是开枪了,当托尔兰说公主死是必要的时候——可以说,第三话是我喜欢上斯雷因的起点,他身上矛盾的特质,不计后果的冲动和能为公主弄脏手的那份觉悟,就是我对这个角色的最初解读。


 


接下来的数话,甚至到第十话,我觉得官方在对他的塑造上都进行地还算不错。哪怕他对整部戏来说仅仅是个游离于战局外的边缘人,可我毕竟不单单是来看英雄爽片的不是吗?炮火中少年少女的成长不是这片的卖点吗?那时候如果说我对官方有一点不满的话,那就是没有花笔墨去刻画斯雷因的成长。虽然爱死了他的公主脑,但光有公主脑是不行的,这样的人物太浅薄了,我也不相信官方会给如此纸片人的设定。


 


然后,就是急转直下的十二话,一个让我在那一瞬间觉得、如果没有看AZ就好了的十二话。是瞎子也能预计斯雷因在第二季会有所成长,这个成长会不会长歪暂且不说,我只是没想到官方会以如此粗暴的方式去完成一个角色的脱变。十二话一出,不少人觉得哪怕斯雷因是个善良的好人,但优柔寡断主次不分的性格弱点才酿成这样的恶果。我对此一直是不同的观点,直到近期监督出来盖章,我才能自信地说出来自己的想法并不算错。如果有一杆天平,那么对最后一话的斯雷因而言,棕毛伯爵是他的理(且不管这个理正确不正确),公主是他的情。立场上,并没有他倾向哪一种的说法。他从伊奈帆手上救下伯爵以后还是会回去救公主;或者假设在战场上把公主带回火星以后,他也许还会回到伯爵身边参加战争。可有趣的是,情和理并不是两个时间节点的存在,所以公主被伯爵枪击,而他也在目睹一切后掉转枪头向伯爵开枪,以至于两个人都没救到。为什么很多人倾向于他救伯爵是因为伯爵对他好那么幼稚的理由呢?官方刻画餐桌上伯爵和斯雷因的对话、以及斯雷因射伯爵子弹卡壳以后迅速冷静下来停止射击的细节不是没有理由的,恐怕在他心里的那杆秤,他已经有了自己的选择。


 


当然,这也是让人遗憾的地方。官方用了十一集的时间,给了个让我如此喜欢的斯雷因,又用一集来推翻之前的设定,告诉我他其实非表面那样还有另外的一面。哪怕一点,一点也好,在前十一集稍微提及一下他有除开公主自己独有的战争观价值观,难道官方真的以为仅凭伯爵的那一席话就能体现斯雷因的价值观了吗?这是在愚弄斯雷因还是在愚弄屏幕前的观众。更可悲的是,我所有的推论都是建立在十二话的斯雷因的基础上,去审视前十一集得到的。身为个拼命想理解他的粉,尚且要那么辛苦地去挖掘蛛丝马迹的东西;对压根不想理解这个角色的部分AZ观众而言呢,这个角色还有什么必要性?让人沮丧的事实就是,没有斯雷因,AZ就是一部男主和异国公主在战争环境中相知相恋,最终走向两国和平的好莱坞式blockbuster。我理解喜欢公主喜欢伊奈帆的粉,明明是皆大欢喜的结局,却被人徒手拆了鸳鸯还不是热乎的鸳鸯了,这种心情自然十分憋屈。事后的粉粉黑黑略过不说,可官方,专注神展开却让三方的角色厨为角色的行为买单,你觉得合适吗?


 


说回斯雷因。我的个人看法是他很早以前就有自己的一套价值观,也有自己的目标,但在四面楚歌的大环境下被迫压抑住了。所以伯爵与他的交流,让他意识到伯爵和自己的目标在某个方面重合了,有能一起前进的价值。不然我想破头也不能解释为什么那番话让他认同了。因为那不是侵略者的理论吗?资源贫瘠就要去掠夺,在三观上已经不是正常的心态了吧。当然制作组硬要说斯雷因的目标是火星皇帝似乎也说得通。毕竟一直宣称自己是王道萝卜番的AZ官方,在第一季给了受众如教科书般、勇者斗恶龙的打斗方式,开发个如教科书般的反派BOSS也是水到渠成的事。


 


另外,AZ目前给我的观感像极了时下天朝一抓一大把的抗日剧,无论是主角阵的群像还是火星侧的群像都十分的脸谱化,画一条线来对立分割黑与白实在是让人难受。我想推荐给我的父亲还是十分合适的,估计除了超现实的萝卜,他不会对该片有一丝一毫的诟病。不过这篇文章的重点是讲斯雷因,对作品我就不多说了。其实,写了那么多,还是希望这部动画能变得更好,毕竟它融合许多我喜欢的元素,在故事仅仅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就开嘲讽说这是部烂片是不合适的。所以,期待明年的1月。


 



评论
热度 ( 23 )
  1. 黑松露巧克力ZZZlol 转载了此文字

© 黑松露巧克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