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松露巧克力

希望你总有一天能找到我的心

《Clan,2》礼猿/尊出,吸血鬼设定

大叔君:

第二章,赤之王

————————

“咦……”

双眼的视野渐渐开阔清晰,天花板上的大吊灯发出的烛光十分朦胧,能感受到自己正躺在柔软的床上,头很疼。用手支撑着自己坐起来,大脑就发出嗡嗡的混乱声,坐了一会情况稍微好转,开始观察身边的情况,

华丽,华丽得过头的房间,而且十分陌生。大脑开始正常运转后出现了一些天旋地转的片段,能依稀记起自己在昏迷前是从高处摔下了。

伸手摸摸自己的头,虽然疼,但是没有外伤,撩开袖子也只是看到只不过略微苍白的手臂,

“……不对啊……”

片段里的自己是伤痕累累的,特别是昏倒的最主要的头的部分,居然一点伤痕都没有。

“有什么不对的?”

“唔啊啊啊啊!”

被突然出现的人声吓了一跳。刚刚观察一圈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房间,悄无声息的多出了一个人,如果不是床够大自己大概会狼狈的掉到地上。

突然出现的人有着一头令人印象深刻的红发,披着一件高领的纯黑披风,就这样站在床边,对于自己激烈的状态毫无反应。

“你,是谁?”

“周防尊。”

“周防……尊?”

“恩。”

现在才注意到这个叫做周防尊的男人声音十分低沉,但是能很清晰的打入耳朵,不会有模糊不清的听感,而且好像没有威胁。

“你呢?”

周防尊大方的坐在床边,看着放松了一些的男人愣了一下,

“我叫……我……”

思考的时候大脑会麻木,连名字要想起来也很困难。

“我……好像有很多事想不起来啊。”

男人居然笑了出来,尽管看得出很无奈。

“没关系。”

周防尊从鼻子里沉出一口气,站起身来走到旁边的桌子边,摘下了披风丢到沙发上,里面穿着非常修身的黑色西装,桌上已经备好了红酒和酒杯。抬起酒瓶底端,酒瓶和杯沿碰撞发出清脆的撞击声后,红色的液体紧接着流进玻璃杯中,看上去并没有红酒那么发亮。周防尊放下酒瓶转身走过来,这时候才看到正面其实是制服,像是贵族般的,在胸口处和肩上有着华丽的装饰。

周防尊走回到原位,伸长手把酒递了过来。

“喝了。慢慢想说不定能想起些什么。”

“……哦,谢谢。”

接过酒杯,手指间的无意触碰,男人发现周防尊的体温很高,连杯子上都残留了一些温度。低头看着杯子晃了晃,感觉液体好像很粘稠,而且闻不到什么味道。抬头饮下,甜腻感侵占了口腔,喉咙感觉黏嗒嗒的。

“这是什么啊?好甜。”

“是酒

“诶……”

“特制的。”

周防尊看他不可置信的表情轻笑了一下,接过空掉的酒杯。

“怎样?有没有稍微想起什么。”

“嘛……”

头脑的确是清醒了一些,男人低下头再次回忆了一下。

“草薙……应该是草薙吧,草薙,出云?”

“草薙出云?”

“恩……真是的,光是想个名字都费那么大的劲!”

草薙出云双手抱着头弯下身子,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又把身子直起来。

“那个,这里是哪里?日本?”

自己摔晕的事他还是记得的,但至于原因他忘了,没错的话现在的自己是被周防尊救下了,草薙出云想要想办法回去好好报答人家一下,至少可以找个警察什么的帮忙。

“魔界。”

“…………哈?”

怀疑自己听错了,但是接下来周防尊的话让他的大脑又短路了。

“这里是魔界,你现在住的地方是我的庄园,而我,是一只吸血鬼。”

——————————

坐在大厅的长桌上,把手里的面包撕下丢进嘴里,草薙出云一边嚼着食物一边消化刚刚从周防尊那里听到的信息。

“魔界?!就是,那个,到处都是怪物的地方?”

“…………”

周防尊皱了皱眉。

“好吧……总之,你没在开玩笑?”

草薙出云失忆了,但基本常识他还是有的,这种玄幻的东西也只看过电影和小说,要他相信还是非常难以接受的。他第一反映就是恶作剧。

周防尊看了他一会,把手里的杯子递到他眼前,草薙出云疑惑的看看他,又看看杯子,不明所以。

这时候,杯底开始冒出了红色的液体,和刚才所谓的特制酒不同,这次的液体清亮而且涨势迅速,已经冒出了杯口,液体流出却没有流到床上,失重般的在空中盘旋,绕成一个圈,“砰”的一下,全部变成红色的花瓣落下,落到床上,有一片落到了草薙出云的手上。

呆愣的看着手上的花瓣,如果说刚开始他还能用魔术来解释的话,现在的他头又乱了……

周防尊没有管他,伸出手弹了个响指,无数的蝙蝠尖叫着从窗口拥进来围绕住周防尊,然后又从窗口飞出,这时候原本现在床边的周防尊已经不见了。草薙出云惊诧的从床上下来,赤着脚跑到窗边往外看,只看见一个阴沉沉的世界,自己大概处于几十米高的地方,下面全是盛开的红色蔷薇,除了能看出来的庄园,周围都是望不到头的森林。

“还不相信吗……”

低沉的声音出现在身后,脖颈上能感受到说话的吐息。草薙出云迅速转过身发现周防尊正站在自己面前,距离自己非常的近,近到能看清那双金色的瞳孔中一脸不知所措的自己。

下意识的往后退,却忘了身后是窗口,只高到自己的腰部。半边身子已经露在外面,接着整个人重心不稳的倒了出去,从高处落下,窗边的周防尊已经不在,草薙出云只看到眼前的景色迅速向后退,自己一直尖叫着落下,在以为死定的时候,撞进了一个巨大的怀抱,周防尊接住掉落的草薙出云,稳稳的落到地面上,

草薙出云显然被发展得过快的事情吓到了,乖乖的被周防尊抱着,从庄园大门进了屋子。

大门自动打开,在两人进去后又关上,周防尊低头看看怀里呆滞的草薙出云,笑笑的走到沙发边上把他放下。

“饿了吗?”

周防尊用食指弹了一下草薙出云的额头,让他清醒过来。

回忆结束。

此时的草薙出云不知为何有些愤恨的咬着面包,为刚才狼狈的自己感到羞耻。现在他已经完全相信了,魔界也好吸血鬼也好,他已经不再怀疑。

喝下杯子里的水,用餐巾把嘴擦干净,周防尊就出现了。

“饱了?”

“恩……”

看着周防尊走过来,草薙出云有些怵了,对方毕竟是个吸血鬼,而自己只是个普通的人类,要说就单纯的把他救下然后让自己拍拍屁股走人什么事都不发生,草薙出云是不会信的。

周防尊才不管他心里翻涌成什么样子了,走到他身后,伸出双手,草薙出云缩了一下身子,下一秒就是胸口冰冰的触感。

“诶?”

周防尊给他戴上了一块怀表,金色的链子上,怀表安静的坠在他的脖子上,上面雕刻着蔷薇花的花纹,虽然是表,但是感受不到跳动。

“戴上他,遇到什么危险的时候就打开。”

周防尊先开口解释了。草薙出云把它拿在手上,

“这里会有什么危险吗?”

这里的危险不就是你吗?

草薙出云默默吐槽了一下,但是没有说出来。

“没有的话你为什么会晕倒的?”

这件事草薙出云倒是想起来了,他是被一个丑陋的东西追赶,不小心从高处滚落,周防尊说那是狼人。

“你的意思是,我能离开这里?”

周防尊听后沉默了一下,在他身边坐下,

“随你的便,如果你能离开这里的话。”

草薙出云心下了然,这意思就是自己是走不出去的,刚才他也看见了周围的环境,就算是人界,自己也可能会迷路然后活活饿死,只不过给自己在魔界乱逛的自由而已,

“但是,”

周防尊看着他的眼睛,

“森林东边的那个庄园,不要靠近。”

“恩?为什么?”

看着周防尊严肃的样子,草薙出云有些好奇,

“因为,那边有一个很难缠的家伙。”


————TBC————

评论
热度 ( 22 )
  1. 黑松露巧克力大叔_闭关修炼中 转载了此文字

© 黑松露巧克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