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松露巧克力

希望你总有一天能找到我的心

【同人】A day without stick PartII

Eromiso:

预告


又给我认真起来了。


变成了火星骑士的聚会...OTL


舞会的印象曲是Ali project 的 Arabesque romanesque ,弦乐版也很有气氛。




正文见下。


***


扎兹巴鲁姆的扬陆城。


平日作为下仆跟在库鲁特欧身后的少年,今日却被允许挽着他的手,与他比肩而行。




“哦,你来了啊,库鲁特欧...嗯?”作为城主的扎兹巴鲁姆出现在运输机降落的格纳库里,笑脸相迎,不过看到两人与平时不同的姿态,挑起了眉毛,“斯雷因,你也来了啊——这一身很不错呢。”扎兹巴鲁姆的手放上了少年的腰,有些暧昧地捏了一把。




“呃、...啊!”毫无防备地被捏到了敏感的地方,斯雷因轻呼了一声“...这、这套衣服是库鲁特欧伯爵,为我准备的...”不知为什么说到这里少年的脸红了,声音也细得快要听不见。




“哦?库鲁特欧卿,实在想不到你会为一个仆人如此用心,”扎兹巴鲁姆饶有兴味地看着这个平时一脸苛刻的友人,“我记得这套衣服,是为了参加二代陛下举办的庆功会,皇室特地为你量身定做的吧?没想到你居然舍得交给斯雷因...”




“诶?...量身定做?”少年感到了诧异,“但是为什么...”穿在自己身上会如此合适?自己的体型和身高与库鲁特欧伯爵的差异很明显,即使是十多年前的伯爵的衣服,也不可能如此合身...




“啊,那是我之前让仆人根据斯雷因的身材修改过版型,然后又重新把不同的款式都各做了一套,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需要他陪着我出席不同的场合,所以我提前做好准备了。”库鲁特欧像是谈论着很平常的事情一样,“我也不会让斯雷因一直以仆人的身份跟在我身边,总有一日我会让他成为我的——”




“两位伯爵在谈论什么呢?”托尔兰磨着指甲,不紧不慢地走了过来,加入了三人的对话,“酒会上的客人已经迫不及待了,特别是费米安伯爵,她还说要和库鲁特欧卿您彻夜品酒呢...嗯,怎么连你也来了,这不是你该来的场合吧?”托尔兰看到有些怯弱地低着头站在库鲁特欧身边的少年,露出嘲讽的眼神,“这个会场难道没有写明地球人不可入内?”




“是我带他来的,托尔兰卿。”库鲁特欧用另一只手握住了斯雷因有些颤抖的手,“现在他是作为我邀请同行的客人而来的,你还有什么疑问吗?”




“但是...”托尔兰卿睁大了眼睛,过往在库鲁特欧伯爵的扬陆城当食客的时候,他平日所见伯爵对斯雷因这个地球人的态度显然是鄙视至极的,为何今日...




难道是被对方迷惑了?果然是个狡猾的地球人,等有机会他一定要拆穿这个少年的真面目!“客人的席位和伯爵您的席位可是分开的,让我为他带位吧...”说着托尔兰就打算去牵斯雷因,但是却被库鲁特欧伸手拦住了。“伯爵?”




“他是与我同行的客人,”库鲁特欧厉声应道,眼神中的决绝不容置疑。“坐在我身边就可以了,不需要其他的席位。”




“...是、是!”托尔兰不敢再多说,只好收起自己的小心思,低着头目送两位伯爵和少年先行。




但是他眼角的余光瞥到了场景让他更加不可思议了——


刚才还厉声威吓自己的库鲁特欧伯爵,居然对着那个低贱的地球人少年露出了温柔的微笑?!


往日更常见的光景应该是伯爵挥舞着手杖,然后将战战兢兢的少年打倒在地。然而今日......库鲁特欧伯爵一向惯用的手杖,似乎没有在手。




究竟这个地球人对伯爵施了什么魔法,让他对待自己的态度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发生了如此巨大的改变?




“托尔兰卿,”扎兹巴鲁姆转过头来,眼神中透着几分狡黠,“你是不是也觉得今天的库鲁特欧伯爵有什么变化?”




“扎兹巴鲁姆伯爵,我觉得这个变化可能与那个地球人少年有关...”




“哦?你也觉得库鲁特欧伯爵十分在意斯雷因吗?”扎兹巴鲁姆单手托腮,似乎又在考虑着什么,“我们不妨来确认一下。”




***




“库鲁特欧卿,你终于来了——”拿着酒杯,脸上已显出微醺的粉色的费米安看见站在库鲁特欧身边的少年,意义不明地笑了起来,“诶,连你的金毛小猫也来了啊?来、来给姐姐摸摸,给你喂好喝的...”说着对方有些步伐不稳地朝库鲁特欧和少年走来,再次举起了手中的酒杯。




“费米安卿,请你自重。”按住了对方伸向少年的手,“只是品酒的话,我会奉陪,希望你不要对我的客人出手。”




“诶...因为平时都见不到小猫咪啊,被你藏得严严实实的...”费米安有点惋惜地看着躲在伯爵身后的少年,一口气地喝完了手中的酒,“呼...想逗一逗都不行呢,明明那么可爱...嘿嘿嘿...没带逗猫棒来真是可惜了...库鲁特欧卿、你的手杖呢?”女伯爵放下酒杯,转了个身又来到了少年的身边,用食指挑起斯雷因的下巴,“...我最喜欢这双宝石一样的猫眼睛了!”




“费、费米安卿,请不、不要...”斯雷因来不及逃避,就被高挑的女伯爵搂入怀里,“唔...呃...”被按在对方丰满的胸口,难以呼吸。




“费米安!”库鲁特欧的音调变得强硬,粗眉怒目的表情展现出充满魄力的威严,“放开斯雷因!他是我的——”




“他是你的什么人呢,库鲁特欧伯爵?”在一旁隔岸观火的扎兹巴鲁姆举着酒杯,注视着被费米安戏弄到满脸通红的少年。




“他是将来要继承我的骑士身份的人。”库鲁特欧笃定地答道,“之前我所给予的一切管教,也是为了将他培育成为能够独当一面的人物,或许有时对你过分粗暴了,抱歉,斯雷因。”然后走到少年身边,把他从费米安身边拉入自己怀里,带着些许歉意地注视着他,“...愿意原谅我吗?”




“啊、...嗯,...库鲁特欧伯爵...”少年在那双湛蓝色的眼睛注视之下,默默


地点了点头,之前脸上的红晕还没有褪去,现在却又开始发烫了。“...那个、伯爵刚才说的话...”




“嗯?...库鲁特欧卿,”扎兹巴鲁姆提出了质疑,“将高贵的骑士身份传授于低贱的地球人,——这可不像是你的作风哦?”




“这个少年的身上拥有可以超越出身的骑士品质。”面对质问,库鲁特欧作出的回答,倒是让扎兹巴鲁姆更感兴趣了。“在这几年的相处之中,我已经确认了这一点。”




“哦?超越出身的骑士品质?”扎兹巴鲁姆晃了晃手中的酒杯,轻嘬了一口。“可以让诸位见识一下吗?”




***


灯光昏暗暧昧的大厅里。


音乐渐渐响起。




少年一手握住伯爵的手,一手搂住对方的背,脸上的红晕从刚才起就没有消散过,那双漂亮的翡绿眼眸里也有种说不出的羞耻感——


为什么现在会变成和库鲁特欧伯爵跳华尔兹的情况呢?!!!




“斯雷因,”放在他的腰上的手传来微妙的力度,对方轻声地提醒着他“...先退右脚。”




“嗯、是...”顺着柔缓的节拍,少年试着放松自己,但是和库鲁特欧伯爵之间的距离实在太过相近,对方成熟的气息让他莫名地有些沉醉,以前和伯爵从未有过这般亲近的接触......和对父亲的感觉不一样,斯雷因觉得心脏跳得好快。




“是第一次跳舞吗?”




“嗯、嗯...”斯雷因点点头,不敢看向伯爵的眼睛,“因为以前...没有参加过舞会...”从小就跟着父亲四处游历,虽然见过不少风土人情,却从未有过安定的生活和朋友圈子,所以也没有被邀请过去舞会。来了火星之后,作为地球人的他更加不敢奢望融入火星骑士的社交圈子里。




“别担心,我会慢慢教你。”库鲁特欧的声音像是安定剂一样,让斯雷因感到少许的安慰,但是想到以前因为自己的笨拙而被伯爵叱骂的情景,他又感到了慌乱,脚步一下子乱了,一脚踩到了伯爵的左脚上。




“啊、啊!对、对不起!!”斯雷因赶紧移开自己的左脚,不住地低头道歉,“是我分心了...!库鲁特欧伯爵...!”搭在对方的身上的手也不自觉地缩开了,他整个人都呆在了原地不敢抬头看对方的表情。




“斯雷因,”伯爵再次喊了他的名字,“慢慢来,一步一步的...”对方重新拉住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肩上,“看着我的眼睛,冷静下来。”




“...伯爵...”少年顺从地抬头,对上了那双清澈湛蓝色眼睛,“我明白了...”好像天空一样纯净的颜色,他觉得乱掉的心跳好像也慢慢平复了下来。




如同蜿蜒缠绕的藤蔓一样优美的回旋着的舞曲。


两人的舞步也逐渐融入这优雅浪漫的气氛之中。




“真是罕见呢,库鲁特欧卿居然和那个地球人少年如此合拍...”站在一旁品尝着酒会的点心的布拉德卿嚼着小球藻沙拉,对身边的托尔兰说道,“不过仔细看看那个少年的舞姿也丝毫不输给火星的伯爵们,相当有潜质呢...”




“啧、啧,”托尔兰有些忿忿不平地咬了一口手上的芝士鸡肉塔,“都不知道那个家伙使了什么手段,居然连库鲁特欧卿也被迷惑了!”




“这不是很有趣吗?”托着酒杯在注视着舞池中忘我的两人的扎兹巴鲁姆加入了对话,“斯雷因·特洛耶特,...果然和特洛耶特博士一样是个特别的存在呢。”




舞池中央的灯光渐渐黯淡下去。


优美绵长的钢琴声也渐弱......




四周的掌声响起,让少年从忘情的舞步中回到现实。




“真是精彩的演出呢,库鲁特欧伯爵。”扎兹巴鲁姆走了过来,为他奉上酒杯,“看来在你的管教之下,斯雷因的确成长为了难得的人才,让我敬你们一杯。”他将自己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这是理所当然的结果,扎兹巴鲁姆卿。”库鲁特欧也示意性地喝了一口,“因为斯雷因本身也有很强的学习能力和适应能力,他是作为火星骑士的理想的继承人。”




“库鲁特欧伯爵...”被对方这样正面地评价,斯雷因有些不习惯,“是您过奖了。”但是脸上还是浮现出了难得的笑容,“...是因为您耐心的教导,我...”




“自信也是成为骑士的重要品质,斯雷因。”库鲁特欧伸手摸了摸他的头,“你也是个优秀的人。”这是他少有的直白夸奖,霎时间让在场的人都诧异了。




“...是、嗯,”被赞赏的少年翡翠绿色眼眸却蒙上了一层雾气,声音也哽咽了起来,“谢谢您。”




望着与以往不同的,此刻绽放出异常绚烂的光彩的地球少年,托尔兰心中的阴暗的滋生出异常的嫉妒——




啊,不能让他这么得意下去了,不过是依仗着库鲁特欧伯爵的光环,这个低贱的地球人...!




又一阵寒暄之后,今日的火星骑士的聚会也要散场了,伯爵们道别之后各自赶往格纳库准备乘运输机离开。




“要回去了,斯雷因。”库鲁特欧伯爵走在了前面,对还在和扎兹巴鲁姆告别的少年命令道。




“是!今天十分感谢您的招待,扎兹巴鲁姆伯爵。”斯雷因低头行了个礼,表达出了自己的谢意。“那么,容许我告辞了。”


少年追随着主人的身影小步跑去,却没料到托尔兰会突然伸出一只脚来使跘。




“...啊、——呜!”


好痛!




虽然双手撑了一下地面,脚踝还是扭到了,失去了平衡的他也十分不优雅地扑倒在地面上。比起眼泪,他更在意的是自己的笨拙是不是又给伯爵添麻烦了,想要立刻起身追赶,但是站不起来,扭伤的部分扯到筋骨的疼痛仿佛电击一样,疼得他咬紧了牙。




“库、鲁特欧伯爵...请原、呜...谅我...”含着泪的双眼看着伯爵表情严肃地


走了过来,出乎意料地将他整个人打横抱起,“伯、伯爵,请...把我放下...”




“托尔兰卿,这是我最后的警告——若是你再次对斯雷因出手,”无视斯雷因的细声请求,库鲁特欧怒视着本来在一旁讪笑着打算开口嘲讽对方的托尔兰,“...我会让你遭受今天他所承受的十倍以上的痛苦。”




“...、我...”那充满魄力的瞪视让托尔兰的脸色霎时变得苍白不已,双脚一软就跪倒在地。“不、不是这样的...非常对不起!”




扎兹巴鲁姆望着两人远去的背影,嘴角浮出意义不明的微笑。



评论
热度 ( 39 )
  1. 黑松露巧克力L_111326 转载了此文字

© 黑松露巧克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