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松露巧克力

希望你总有一天能找到我的心

A.Z 【奈因】Don't look back 6

夏日午后的凉凉茶:

心理测量者paro,BOSS出现,不造姑娘们猜对没。


前篇地址http://fisherlu.lofter.com/post/211bba_29ecf73




如果不是现在这个环境,伊奈帆真的会把眼前这个人搂进怀里再亲他一下。


 


伊奈帆揉了揉后脑勺,作势要起来,斯雷因察觉到这点,伸手扶着他的背帮他坐起来。


“还好么?”


伊奈帆点点头,“还好。”


斯雷因看着伊奈帆欲言又止,但还是说,“你刚才不必舍身保护我,以身体的强弱来看我才该是保护你的那个。”


伊奈帆“嗯”了一声,“我知道你很强,我只是想这么做而已。”


 


斯雷因怔了一下,别说明知他的强大还想要保护他,就是单纯地想要保护他,这样的人,他已经很多年没有遇到过了。


 


斯雷因拉下脸来,“你还是照顾好自己的性命吧,界冢监视官。”


 


伊奈帆知道自己肯定是又触到他哪根弦了,情形也不容许他再在这个问题上深究。尽管晕眩的劲儿还没过去,伊奈帆站起来,和斯雷因朝着正在燃烧熊熊火焰的现场跑去。


 


爆炸的波及范围并不很大,但眼前的一片火光还是很骇人,虽然所幸他们现在的位置是钢筋混凝土不易燃烧,目前看来还算安全,但已经被树木所覆盖的游乐园里,火势如果得不到抑制就会演变为一场森林大火。伊奈帆和斯雷因远远地就看到了倒在地上的人,心下一沉,连忙跑过去。


 


“没事吧?”伊奈帆和斯雷因跑上前去,只见布兰德一条腿被压在了倒塌的钢筋下,人已经重度昏迷不省人事,而他的头部和腰部正在汩汩往外流着鲜血。蹲在他旁边正从急救医药包里取出纱布给他按住伤口止血的费米安眼眶里包裹着泪水。


“他、他救了我,那个,冲过来的时候,他把我推开了……”


“布兰德受了重伤!必须把他从这里搬出来!”一旁也赶到的鞠户监视官也挂上了轻伤。


伊奈帆连忙阻止正要上前的鞠户,“等等,压在布兰德身上的不是只有一件东西,贸然搬动可能会引起二次塌方,到时候我们也会很危险。”


“可恶!!!”鞠户一脚踢平边上的小土堆,打开通讯器,“苍真你听得到么!”


“听的到,通讯没有问题。”


“赶紧派医护队和救火队的人过来,这里有伤员而且火势还在继续!”


“听到你们那边爆炸我就已经下命令了。”


 


“好,”鞠户也蹲下身取出急救包里的药品,帮忙按住布兰德身上的伤口,抬起头看着伊奈帆说,“现在这个情况,搜查不可能继续了,就在这里待命等待救援来吧。”


“好……”伊奈帆看了看周围,问,“托尔兰执行官没有跟你一起么?”


 


突然被问到的鞠户这才想起来,跟他一起行动的托尔兰不见了!


 


“糟了!”鞠户一下子站起身来,“我记得爆炸之前他跟我往一个方向逃的,可我这一路过来并没有看到他。”


伊奈帆若有所思,“是被爆炸波及受伤了还是……”


 


鞠户抓着脑袋“啊啊啊”叫了几声,重重地拍在伊奈帆肩上,果断地说,“执行官不能没有监视官陪同而行动,所以我去找托尔兰,界冢你在这等待救援。”


 


伊奈帆点点头,看着鞠户的背景很快就被燃烧的火焰吞没了。回过头,斯雷因正在帮忙给布兰德做急救,看得出来他还是很担心布兰德的伤势。


 


斯雷因刚裹给布兰德缠上一圈纱布,背过手摸放在身后的医疗箱时,一卷纱布放到了他的手中,还附带了指尖滑过掌心的微凉触感。斯雷因愣了下,继续默不作声地包扎。


 


“和布兰德关系很好?”伊奈帆问。


“他对我照顾不少。”


“你挺会包扎伤口的。”


“因为以前经常受伤。”


 


伊奈帆不再问了,斯雷因把布兰德腰上和头上的伤都做了简要的包扎后送了口气,明知道这个时候也许安慰是更好的选择,但伊奈帆还是说出了更为残酷的现实,“虽然做了临时处理,但是他腿部的伤继续下去会致命,这附近最近的急救站派遣过来也需要1个小时,在这段时间里不能放松警惕。”


 


“嗯。”斯雷因背对着伊奈帆,几不可闻地答了一声。而当他站起身来的时候,伊奈帆发现他的身体明显僵硬了。


“怎么了?”伊奈帆敏锐地察觉斯雷因整个人的气场变了,如果说刚才他给人的感觉已经是软化的黄油粒,现在则是冬日里的一把刀,即使在散发着灼热气息的火灾现场,依然是仿佛要将人皮肉都割裂开来的锋利与寒冷。


 


“怎么会……”斯雷因喃喃道。


“怎么了,斯雷因?”伊奈帆缓慢而小心翼翼地朝斯雷因靠近,因为他直觉眼前的斯雷因很危险。


 


突然传来的沙沙声,伊奈帆发现在燃烧着的火焰另一头,有个身影隐去在了树林中,与此同时,背绷得紧紧的斯雷因却突然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斯雷因单手覆在表情已经有些扭曲的脸上,浑身都因为兴奋而止不住地颤抖。


 


“斯雷因……?”伊奈帆认为不能再等了,刚要伸手扣住斯雷因,却被他一个纵身向前给逃掉了。


斯雷因朝着对面就追了过去。


 


“费米安麻烦你在这里照看布兰德等救援!”伊奈帆头也不回地跟着斯雷因追了出去。


刚一追出去,伊奈帆就发现他们中计了,袭来的爆炸应该不是为了杀掉他们,而是为了将他们分散,这是一个陷阱,一个将不符合要求的人剔除掉的陷阱!


 


一直盯着斯雷因的伊奈帆几乎与他是同时起步,并没有被甩下太远,他们冲进了树林里,翻过了小山坡就开始一段长长的下坡路,恣意生长的树枝在脸上拍得生疼,甚至划破了伊奈帆的脸颊。


伊奈帆知道他必须追上斯雷因,不然的话,也许斯雷因就真的会消失不见了。


 


“斯雷因!”斯雷因的通讯器上出现了伊奈帆强行启动通讯而跳出来的脸。


 


“别跟来!”投影上出现的斯雷因侧脸极其阴沉。


伊奈帆边追边说,“作为监视官我不能让你独自行动。”


斯雷因冷笑了声,“界冢监视官别忘了被你甩在身后的两名执行官,你这是自相矛盾。”


好,理智和分析能力尚在,并没有被冲昏了头脑,伊奈帆接着劝,“前方危险未知,我不能——”


“不!”斯雷因从未表现出他如此愤怒的一面,强硬地打断了伊奈帆,“我知道他,我知道他!这是我的事我必须去!”


 


伊奈帆终于快要追上了斯雷因,伸手拍上他的肩,却被斯雷因反身一手抓住手腕,毫无多余动作地带过伊奈帆的身体将他扣在了地上。


 


“我活到现在就是为了这一天。”斯雷因浮上薄冰的湖蓝双眸里有着无法言说,超过普通人承载极限的沉重和伤痛,“除非你用你手里的Dominator,否则你无法阻止我。”


 


“不,我没有要阻止你。”伊奈帆现在面朝地被按住的姿势想要抬头十分困难,但他还是抬起头,用力到脖子都发痛的程度,直视着斯雷因。


 


“我和你一起去。”


 


斯雷因彻底愣住了,从认识界冢伊奈帆的第一天起,这个人就在不断刷新他对于监视官的认知。


 


监视官这个时候不是该直接使用Dominator,将做出称为叛逃行为也不过分的自己就地处决么?不是应该严厉地斥责和惩罚我么?


为什么?


要说跟我一起去?


我活着的意义就只是复仇而已,不需要别人理解。


 


斯雷因加重了手上的力气,却还是没能让伊奈帆低下头,“你知道跟我一起去的意义是什么么?你知道我要做什么么?”


 


“不知道。”伊奈帆的语气还是那么平静,却在即将激怒斯雷因的下一刻,轻声,却不失坚定地说了一句话。


而对于斯雷因来说,这句话足胜千言万语。


 


“但我会站在你那边。”


 


斯雷因呆了半响,并没有察觉到,自此伊奈帆对于他来说,已经不是一个普通的搭档监视官了。但直觉和当下的形势都在提醒他不要再往下想这句话的含义,他松开手站了起来,看向那人消失的方向,眼神一暗,忽又亮得灼人。


“那就麻烦你,先把那个跑掉的人找出来。”


伊奈帆站起身来活动了下方才被压得很痛的肩膀,“他能在树叶生长如此茂密的树林里跑得连你都追不上,应该是有很熟悉,或是方便走的路线,仔细留心下,应该能找到。”


斯雷因点点头,似乎是暂时不想再跟伊奈帆说话。伊奈帆也不去追问,两个人就这么一言不发地从林子里顺着线索走出来的时候,来到了一座巨大的迷宫前。


 


迷宫的“墙”并非由砖石砌成,而是由栽种茂密的树木围成,多年的荒废,树木早已生长得枝叶交错,足有接近五米高以上的树围得密不透风,而坚硬的树枝宛如堡垒前的尖刺一般,令人丝毫想不到多年前它们被修剪整齐时的样貌。两人站在迷宫的入口,眼前只有灰褐色的树,根本看不到迷宫里面的情形。


 


“这树看起来不太好翻过去。”斯雷因观察了下,得出结论。


“而且恐怕有埋伏。”


“炸弹?”


“嗯。”


 


斯雷因皱起眉头,焦灼之情溢于言表,“难道就只能绕进去了么?”


伊奈帆轻声说,“别着急,按照地图走到中心点也不会太费时。”


“嗯……”斯雷因望了眼被吞没在树海中,看不到的中心点,“那个人,应该就在里面。”


 


伊奈帆没去问那个人是谁,默默地调出了保存下来的游乐园档案中迷宫部分的地图,他在前斯雷因在后,两人大胆而谨慎地在迷宫中穿行。


 


绕过一个又一个拐角,越往里走,两边的树墙就越是生长繁密,枝干都交缠在一起,最密的地方单人都需要侧身才能勉强通过。头顶的天空,能看到的部分越来越少,更多的是一片近乎于墨色的绿。


 


伊奈帆能明显地感觉到身后斯雷因的焦躁,而现在却是需要他们冷静的时候。忽然,伊奈帆手腕上投射出来的地图模糊起来,图像如同遭受到了撕扯一般变得扭曲起来。


伊奈帆心下一凛,慢下了步子,走在后面的斯雷因靠了近来,还没问,就看到伊奈帆手里的投影消失了。


 


“怎么回事?”


伊奈帆晃了晃通讯器,关掉又重新打开,尝试着连通耶贺赖,却只见通讯器上不断返回连接超时的提示。


“看来通讯被干扰了。”伊奈帆想了想,摸出身后的Dominator,对斯雷因说“不要动。”


接着斯雷因就见伊奈帆将Dominator对准了他,霎时斯雷因的瞳孔微张,却在身体做出应急反应前控制住了自己的行动。


在不知不觉间,斯雷因对伊奈帆的信任已经到了超过他预想的程度。


 


“斯雷因特洛耶特,安全局刑事课登陆执行官,任意执行对象。”


伊奈帆听到脑子里传来熟悉不过的机械女声,放下了心,看向斯雷因,“至少他还没能干扰先知系统的线路,Dominator还能使用。”


斯雷因“哦”了一声,却不知道伊奈帆并没有告诉他,他现在的心理指数已经高达247了。


 


伊奈帆放下Dominator,小心地观察斯雷因的反应,在已经升腾起如此强烈的杀意还能保持外表的冷静,斯雷因还真是总能给他惊喜。


 


“不能后退,继续往前吧。迷宫顺着一个墙面走总能走到头。”斯雷因当然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就放弃。


“嗯。”伊奈帆点点头,两人继续往前走。


 


就在这时,树墙中传来了轻微的沙沙声,让两人同时绷紧了神经,看向声音的来源。当下的天气,云层凝重得仿佛随时都会掉下来,根本没有一丝风,那么发出声音的,必定是某种活物。


 


斯雷因眯着眼睛,盯紧了树丛,并做好了随时应战的准备。他可不希望发出声响的是什么误闯进来的小兔子。


 


快来吧。


快来吧。


我要杀了你。


杀了你。


杀了你。


 


“咻”的破空之声,有什么东西被快速地投掷过来,伊奈帆立即察觉到不对劲,喊道,“躲开斯雷因!”


 


精神力高度集中的斯雷因反应也十分迅速,抱着头往旁边宽敞一些的路到滚过去,只听“嘭!”的一声,炸弹在他刚才所站位置的前方树丛爆炸了,如果他刚才还站在那个位置,恐怕已经被炸伤了。


 


斯雷因站起来,刺鼻的灰色硝烟让他咳了两声,而不远处树丛里的声响提醒他们根本没有休息的空当。


“跑起来!”伊奈帆喊。


斯雷因三步并作两步,朝伊奈帆的方向赶过去,并肩向前冲刺的时候,又一枚炸弹在身后炸响。


 


“躲在暗处扔炸弹,这可不像你的作风啊。”斯雷因边跑边喊,似乎是故意想让对方听到。而对方也确实听到了,甚至还给了回复。当伊奈帆和斯雷因跑到下一个岔路口时,一发子弹就从斯雷因脚边擦过,两人堪堪踩了个急刹车,转向了右边。


 


不断地躲避爆炸中,两人不是慌不择路,而是根本没有选择道路的机会,爆炸一个接一个地响在身边,他们只能不断躲避着往前冲。伊奈帆却觉察到了不对劲。


右拐


左拐


左拐


左拐


右拐


 


这已经是他们遇到的第几个分叉口了?为什么一直这么没有选择余地地跑下去却没有遇到死胡同?


不……


正是因为他们没有选择余地,所以才没有遇到死胡同!


这爆炸不是为了攻击他们,而是为了将他们引导到正确的地点。


糟糕!


 


伊奈帆想要停下来已经来不及了,纷杂烦乱的树木遮蔽的视野一下子开阔起来,由大理石堆砌而成的中央庭院出现在眼前。


伊奈帆脑子里迅速跑过今天发生的一系列事件,凶手一直在筛选,筛选,那么……


 


“伊奈帆?”看出伊奈帆神色不太对的斯雷因正在跑过来,伊奈帆看到斯雷因袒露担忧神色的脸越来越近。


 


啊,如果不是在这样的时刻你向我跑来就好了,我会伸手接住你,而不是——


 


“别过来。”伊奈帆低低一声,斯雷因还没听清,就被伊奈帆用尽了全部的力气往后推开,而本来就已经刹不住脚步的伊奈帆受反作用力,往前跌跌撞撞地退了两步。只听见“嘭”的一声巨响,斯雷因亲眼看着伊奈帆,触碰到了炸弹的陷阱。弹射而出的炸弹在空中爆炸。


 


接着伊奈帆倒下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


斯雷因不顾一切地冲过去,抱起上半身的左半边逐渐血染红的伊奈帆,左眼可见受了重伤,红色的血液在不断地往下流,浸透了斯雷因的心。


“奈帆,伊奈帆……”斯雷因的声音都在颤抖,像喘不过气来似的粗重地呼吸,几乎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眼睛瞪得很大,却没有眼泪流出来,张大的嘴巴里只有干涸的呜呜声。


 


伊奈帆知道斯雷因不是因为不够悲伤无法哭泣,而是已经丧失这个机能太久。他想伸手摸摸斯雷因的脸,却发现自己已经没有提起手臂的力气了。


 


“别……哭……”


 


斯雷因“呜”了一声,紧紧抱着怀里的伊奈帆。


 


“真是感人的再会。”一个沉稳的男声传了过来。


斯雷因一听到这个声音,新仇旧恨一起涌上心头,他轻轻放下伊奈帆,转身面对着出现在眼前的男人。


 


果然是那个男人啊……血模糊了伊奈帆的眼,仅有的视力在看到那个男人的脸之后被失血带来的眩晕所带走。


 


别……去……伊奈帆想叫住斯雷因,却已经不受控制地失去了意识。


 


“你果然没死,扎兹巴鲁姆。”斯雷因死死地咬住牙缝,恨意使他的呼吸都粗重起来。斯雷因丝毫不犹豫,在扎兹巴鲁姆说下一句话之前就掏出了Dominator,对准了他。


 


“去死吧!”斯雷因重重地扣下扳机,却没有任何反应,只有冰凉的机械女声在脑子里重复着:


“非执行对象,保护栓锁起。”


 


怎么会……斯雷因不可置信地不断用Dominator对准眼前的男人,得到的却依然是同样的。


“非执行对象,保护栓锁起。”


“非执行对象,保护栓锁起。”


“非执行对象,保护栓锁起。”


而Dominator中显示男人的心理指数,才不到80!


 


“别费劲了,我现在已经不受先知系统的制裁了。”


“……为什么?”斯雷因果断扔远Dominator,朝男人直直冲过去,一拳对准男人的太阳穴打去,却被男人偏头躲开。


“这还是我教你的。”


“闭嘴!”斯雷因上一拳拳势未老,下一拳又紧接着跟上。


“哦,不想知道艾瑟伊拉姆现在怎么样了么?”


斯雷因听到这个名字时,动作明显慢了一拍,就这么被扎兹巴鲁姆抓住空当,以极其简单却有效的一掌给击退了几步。


 


“瑟拉姆……还活着?”这个消息让斯雷因整个人都陷入了巨大的震惊中。


“活着哦,多亏了她,现在先知系统已经无法再审判我了。”


“……你对她做了什么?”斯雷因愤怒地质问。


“加入到我这边吧。”扎兹巴鲁姆并不回答这个问题,“那样你就可以和你的瑟拉姆在一起,在推翻先知系统后,你甚至不用再悲哀地以一个犯人的身份活下去了。斯雷因,你还有别的选择么?”


 


“不……”斯雷因的怒意使得他浑身都在颤抖,“我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杀了你!!!”


眼看斯雷因就要冲上来,扎兹巴鲁姆往后跳了一步,不紧不慢地说,“你要是追着我来,你的那个同伴怎么办?”


 


一句话成功让斯雷因顿住了脚步。


 


“你们身上的医疗用品大部分都消耗在刚才那个执行官身上了,而他现在已经因为失血过多昏迷过去,不做急救处理的情况下,不出20分钟他就会死。”


“……你连这点都预料到了么?”


 


“哼,现在是你做选择的时候了”身着礼服的男人摊开了手,似乎是随意斯雷因做选择的样子。而斯雷因犹豫的那一瞬间,眼前的男人又往后走了几步。


 


“看来你已经做出选择了。”扎兹巴鲁姆说着,往身后预先设置好的出口一跳,“别着急,我们还有很多见面的机会。”


话还没说完,整个人就消失了。


 


斯雷因呆呆看了看扎兹巴鲁姆消失的方向,最终还是转身朝伊奈帆跑了过去,将他抱起来,翻找出伊奈帆包里仅剩的纱布按住他还在流血的伤口。打开通讯器不断地试图通讯。


 


“这里是执行官斯雷因特洛耶特,我和界冢监视官现在在XX游乐园东北部的迷宫深处,请尽快派遣救援。”


“这里是执行官斯雷因特洛耶特,我和界冢监视官现在在XX游乐园东北部的迷宫深处,请尽快派遣救援。”


“这里是执行官斯雷因特洛耶特,我和……”


 


听到通讯器那边终于传来的模糊的应答声,斯雷因捧着伊奈帆的脸,头深深地埋进伊奈帆已经被血块黏在一起的头发里,感觉到他的身体在渐渐变冷,那不断被带走温热的体温,一下下地戳在他的心尖上,眼眶酸痛异常却还是流不出一点眼泪。


 


不是只有巨大的哭喊声和滚烫的泪水才是莫大的痛苦,连哭泣都做不到的斯雷因,只能死死地抱着伊奈帆,不停地叫着他的名字。


 


伊奈帆


伊奈帆


别死


伊奈帆


别死


求你了……


别让我一个人……









评论
热度 ( 128 )

© 黑松露巧克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