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松露巧克力

希望你总有一天能找到我的心

【礼猿】Sleeping Curse(01·02)

青竹語醉:

Sleeping Curse


 


※礼猿


※设定有点奇怪


※因为被奇怪的剧洗脑了


※但是一定很甜


※甜到腻


OK的话再继续——


 


 


This is a real story, it begin with ‘Once upon a time’, and endwith ‘Happily ever after’.


Their story.


 


·01·


 


『故事开始前,我要先告诉你一个秘密,在这个世界上有七个王,他们分别被以不同的颜色命名,他们有特殊的能力,成为某一位王的氏族就能获得他或她的能力。


氏族必须效忠于王,不容背叛。


但是你要知道,凡事总是有所例外的。


那么,现在,就让我来给你讲述这个真实的故事。』


「切,无聊。」伏见猿比古将手上拿着的书扔到一边去,他早就过了会相信童话故事的年纪——嗯?童话?——他想了想,自言自语道,「道明寺那个笨蛋。」


啊,似乎忘记说了。今年念大学三年级的伏见猿比古,正与比他同级且同班的道明寺安迪共同租住在一间公寓里。虽说是个吵闹的家伙,不过到底省去了毕业时间不相同而需要再次寻找合租人的麻烦。


除了那个笨蛋,应该不会有人会把一本书放在餐具柜里,并且,这间房子里也没有第三个人存在了。


伏见这么想着,从咖啡机里倒出一杯咖啡,往里面加奶精和糖。他把咖啡杯放在茶几上,自己缩在沙发里,抱着电脑看起了电影,偶尔伸手拿一块披萨。


披萨其实是昨晚的晚餐剩下的,通宵赶作业的结果是从早上上交了作业之后一觉睡到了午后四点,胃里空空如也让他想起了冰箱里的披萨。用来打包外送披萨的纸盒不能进微波炉,伏见打开柜子拿盘子的时候就看到了那本书。


一本书放在餐具柜里实在是很奇怪的一件事,不过更奇怪的是这本书本身,不算厚,却因为硬皮精装而沉重,纯黑的封面上没有书名,却印着些奇怪的纹路,看起来像是应该被刻在什么古迹里的石碑上。在等咖啡和披萨的空闲中伏见顺手翻了翻,里面倒确实是日文,不过既然内容是童话故事,伏见立刻就对这本书失去了兴趣。


伏见猿比古从来都不相信童话,那都是些天知道什么人虚构的,不是吗?


 


电影正播放到一半,女主角被反派欺骗,丢失了所有记忆,迷失在虚幻的魔法之中,只能由命中注定的人前来拯救。伏见兴趣缺缺,他再次将手伸向他的下午茶,却发现披萨已经没有了。错失了早餐与午餐的胃不满足于半个披萨,在出门和泡面之间并没有犹豫很久,伏见已经换好衣服,走在了从公寓到HOMRA的路上。


哦对了,HOMRA是一家不错的餐厅,完全的古典欧式风格装修,又是在靠近大学的地段,让这里从来座无虚席,当然,尤其吸引女生和情侣。不过,幸运的是伏见的父亲与店主颇有交情,伏见在没有到这所大学念书前,每逢父亲出门谈生意的时候,就会到这里来借住,以至于这里总是会为他留下一个座位。顺带一提,店里的番茄酱蛋包饭味道很好,店主的拿手好菜,伏见专供。


——为了解决人生大事(晚餐),伏见并没有看到,被他随手扔开的那本书,其封面上奇异的花纹,在下午五点的夕照中,发出了美丽的蓝光。


 


 


·02·


 


HOMRA离伏见租住的公寓挺近,坐电梯下楼,向左,沿着主街道向前,在第二个路口左转,就能看到HOMRA的大门,橡木的门框上嵌着磨砂的玻璃,门把手是古铜色,门上方是宽大的红绿条纹的遮雨棚,看上去颇有时代的气息。这段路程走过千百回,闭着眼睛伏见也能看见沿路的情景。


然而今天似乎有什么不一样。


转过转角的瞬间仿佛踏进了一个梦境。总是热闹非凡、充满谈笑声与欢闹声的HOMRA现在很安静,好像还没有开始营业。店门紧闭着,伏见却能感觉到从里面透出来的热度,那热度几乎要将冬日变成炎夏,连空气都因为它而染上红色。


像是火焰一样的温度。


伏见忽然感到一阵恐惧,这样的温度太过于反常,虽然不知道原因,大脑却明确的认定这曾经带给他并不美好的回忆。他僵硬的站在门前,不确定是应该打开门还是立刻离开。


木门撞在铃铛上的声音惊醒了他,他看到金发店主的脸。


如同慢慢将音量调高一般,女生们说笑的声音,情侣间的情话,掌上游戏机的背景音乐和效果音,渐渐由模糊变得清晰。


「猿比古,」店主草薙皱眉看着魂不守舍的伏见,「你没事吗?」


「没、」伏见顿了一下,「没什么。」


刚刚是怎么回事,伏见想不通,只能简单粗暴的将之归因于没睡好而站着睡着了。


……真是个蠢理由,可也比灵异事件来得好。


 


「昨晚没睡?」草薙把盛着蛋包饭的盘子放在伏见面前。


「恩。」食物的香气刺激了食欲,本来就很饿的青年立刻舀了一勺塞进嘴里,说话的声音因而有些含糊,草薙只来得及听到作业两个字。


店主本想要提醒他注意身体,给厨师打下手的打工生却来叫他,供应商将食材送来了,需要他去签字,于是想说的话没来及说,他先去了后门。


草薙离开之后,刚才在店门口的那种诡异的感觉又回来了。伏见发现自己坐在吧台的旁边,手里端着一杯橙汁。左后方的长沙发里有人躺在那里睡觉,还有谁坐在那边弹吉他。然后店门被推开了,有一群人走进来,他们跟弹吉他的人打招呼,笑闹,不知道谈论着什么,原本睡着的人也坐起来,因为沙发背的阻挡伏见只能看到他的头发。


红色的,很刺眼,像是火焰的颜色。


——恐惧再次袭击了他。


「猿比古…猿比古……」


伏见睁开眼睛,看到的是店主颇为无奈的表情,「真是的,没睡够吗?怎么在这里也能睡着。」


眼镜小青年这才发现自己靠在座椅上睡着了,看来刚才是在做梦吧,伏见甩甩头决定将刚刚的『噩梦』拖进回收站永久删除。草薙见他脸色实在糟糕,果断将他赶回家休息。


 


回到公寓,道明寺安迪在厨房里哼着歌洗碗,听到关门声就探出半个头来打招呼。伏见挥挥手算是回应,他把外套和围巾挂在衣帽钩上,回到房间。


出门不过三四个小时,却经历了两次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的『灵异事件』,伏见只觉得累,他往床上一倒,却立刻感到自己的脖子撞到了什么坚硬的东西。


「啧。」他狠狠地咂嘴——今天简直是厄运日!


他伸手一摸,摸出了那本黑色封皮的书。


 


·TBC·


 


(对不起某个人还是没有出场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评论
热度 ( 21 )
  1. 黑松露巧克力静静想静静 转载了此文字

© 黑松露巧克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