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松露巧克力

希望你总有一天能找到我的心

吹空调吹到感冒。(快新,短完,HE)

黑羽茜•ω•:

是N久之前快新联谊会的被分的题目。






黑羽快斗X工藤新一


>>>>>>




“阿嚏~!”


黑羽快斗在爱人一小时内打了第4个喷嚏后,把手伸向了空调遥控器的方向。


 


“不需要”书桌后的男人面无表情的蹦出了三个字。


“可是新一明明…”


“我说了不需要。”


 


日子到了8月,已经进入酷暑的日本东京此时连窗外的蝉都懒散的趴在树上不肯出声。


一向讨厌闷热的侦探先生更是坚持无论日夜室内温度都要设置在20度以下,还美其名曰“冷静头脑”。


 


虽然室内外温差过大确实不利于健康,但是对爱人向来惟命是从的快斗也没有过多干涉。何况现在更不是他多话的好时机。


 


 


再一次的,自家侦探因为他又擅自发了预告函在跟他闹脾气。


 


工藤新一对着晦涩的预告函烦躁的揉乱头发。搜查二课还在等着他的回复,可是此时脑子里乱成了一团,根本无法工作。对着空调吹了一晚上冷风的他已经开始轻微的眼前发晕,鼻子也开始不听话的频频流涕。


 


他站起身抽了一张纸巾,瞪着身后把脸埋进报纸的快斗,提声抱怨道,“这么热的天气,你就不能消停会吗?”


 


报纸后的人心虚的缩了缩脖子,这让工藤新一多少有些解气,暗自觉得自己刚才那句话如果不是带着浓浓的鼻音的话,大概会更有震慑力。


 


 


于是就和料想的一样,今晚的黑羽快斗先生睡了沙发。隔天一早的工藤新一同学感冒了。


 


 


快斗叼着甜甜圈担忧的看着一旁打领带的男人,“今天还要去上课吗,感冒了不如在家休息吧,新一。”


“要你管,我的身体没那么差--阿嚏--差劲。”工藤坚持说着,怒视着一脸“你看我说什么来着”的快斗。


“可是---“


“何况,害得我生病还要去上学的人难道不是你吗?你以为人人都和你一样闲的没事干?”


“我只是---”


“预告函我会拿到学校去想,今晚的行动我不去了。但是如果你敢带回宝石来我一定饶不了你。”


“我不---”


“时间不早了,我先走了,你要是不着急的可以多待会儿。”侦探自顾说着,拿起了公文包准备出门。


“新一你走这么早干什么啦!明明才8点钟!“终于抢到话语权的快斗一把扯住侦探的公文包,不由分说加塞了一大包纸巾进去,”不跟我一起走吗?“


 


侦探吸了一下鼻涕作为回答,一把夺回公文包,冲出了家门。


 


 


外面真是热啊,还是家里的冷气舒服。工藤新一走在路上开始后悔这么早出门.


只是,为了避免传染给那个人,还是减少俩人的接触比较好,对吧。


 


“万一你感冒了,晚上行动时被抓住可怎么好,混蛋快斗。”新一笑笑,拽出一张快斗塞进去的纸巾揩了揩鼻子,开始思索预告函上的文字。


 


END


 


 


 


 



评论
热度 ( 93 )

© 黑松露巧克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