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松露巧克力

希望你总有一天能找到我的心

【朝耀】空城

醉舟。:

【朝耀】空城


 


 


“我是说,如果你不忙的话。”


我合起手中的病历,摇了摇头:“没有关系的,我正好有点空。”


说实话作为一个医生每一天都是忙碌的,但是我还是愿意抽出半个小时和他坐一坐,单纯地听他讲讲关于他们两人的故事,他回忆起那些过往的时候,脸上的幸福感染力太浓了,我似乎也会跟着一起开心起来。


况且他是很有礼貌的一个人,绅士而知礼,从来没有给我添过麻烦,从来没让我这个医生多操过一次心,我至今接手过的病人,他是最好相处的一个。


他坐在轮椅上,腿上盖着单色的厚毛毯,侧头盯着窗户外,整个人都浸没在窗外照射进来的阳光之中。


今天的天气很好,阳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我搬了张椅子陪他坐在窗边,户外的空地上有不少的病人在活动,也有几个孩子在大草坪上放着风筝,嘻嘻哈哈笑成一片,时不时地会传进屋中来。


“他有扎着黑色的马尾,一个男人留着长发,听上去有些不可思议,但是真的很适合他,让他显得更温柔了,他啊,本来就是一个非常有包容性的人,有时候我都觉得自己说的或者做的过了火,他从来都是只是笑笑,我从来没想过生命中会出现这样一个人,医生,你有恋人吗?”


他转过头来看着我,那张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我摇摇头,因为工作的缘故,恋爱离我还有些遥远,我大部分时间都是同病人与病历一起度过的,这大概也是我会愿意坐在这里,每天听他讲一讲那些琐碎的故事的缘故,那让我相信,我的生命中迟早也会出现这么一个人,包容我的一切,无论优点还是缺点。


“我喜欢他笑起来的样子,尤其是看着我笑的时候,就好像整个世界,他的眼里只有我一样。”他说到这里的时候,停了下来,有些抱歉,“不好意思,我好像总是喜欢说些没什么关系的话。”


“不会,我觉得你应该很爱他,而他也很爱你。”


听了我的这句话,他的耳根有些发红,不过还是十分坚定地点了点头:“是的。”


“真好。”这句羡慕是真心的,他因为车祸被送进医院的时候浑身是血,昏迷不醒,却还在念着自己恋人的姓名,当然还有他的那位恋人,主刀的是另一位医生,也告诉过我那位恋人是怎样在手术前艰难地醒来,留下了几句一定要带给他的话。


“好好活下去,我一直都在。”


 


 


“他总是喜欢指着我的鼻子,警告我不要再靠近厨房。”他摊了摊手,“其实我知道自己的厨艺很差,每回进厨房都是故意的,就是为了看他跳脚的样子,大概只有这点他完全不会对我客气吧,把我赶出去,然后我就可以吃上一份美味的点心,或者是一种从来没有尝过的美食。”


“他在厨艺上的天分,真的很不可思议,像是神奇的魔术师,总是能在厨房中做出最惊人的魔术表演。”


他开始详细形容起那些美食的模样和味道起来,让我也暗暗的羡慕,虽然是女性,但我的厨艺也只能称得上一般,如果要是能找个和他的恋人拥有一样神奇厨艺的人做为生命的另一半,该是多么美妙的事情。


“他还会嘲笑我的粗眉毛,但我并不觉得那有什么可笑的,但是他愿意,那么我就可以让他尽情地去做……”他突然沉默了下来,许久才重新有了表情,一个干巴巴的,像是哭泣一样的硬生生堆砌在脸上的笑容,“在黑漆漆的汽车里,他还说真奇怪,为什么会那么喜欢我这个粗眉毛的家伙。”


“你是医生,应该经常听见那种血泡翻滚的声音。”他模拟了一下那种声音,“那个时候他说那句话,我都能听见他喉咙里的这种声音,你知道我有多害怕,我宁愿伤的更重的那个是我,而不是他。”


空气像是凝滞了一样,我不知道该怎样接下这个话题,我并不太擅长安慰人,尽管很多时候不得不对着自己的病人,和他们说没关系的,你的病很快就能好,哪怕他们得的是没得治的绝症,也要挤着笑容装作很轻松,说那只是个小病,不用担心。


但是面对他,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真真假假的视角掺杂在他的话中,我已经无法辨认那一句是真的那个他所看见的,又或者是所想的。


哪句又是他以为的。


最后还是他自己转移了话题:“我们都很喜欢下午茶,在不忙的周末,或者是去咖啡馆茶馆,又或者是在家里,有时候泡一杯红茶,有时候尝一尝绿茶,什么都不说,静静地一起坐上一两个小时。”


“如果你有兴趣的话,或许我可以教你怎样泡出一杯美味的红茶来。尽管我的厨艺实在糟糕,但是我泡红茶的手艺可一点都不差。“他露出带着小小骄傲的表情来,”连他都称赞过我泡的红茶。”


“不过我知道,其实比起甜的有些过头的红茶来,他更喜欢那种青涩带着苦味的茶水,就像他自己,澄清又回味悠长。”


我享受这样的时光,在他和他的故事里,在温暖的阳光中。


他从来不提什么惊心动魄的故事,他和他生活十分平淡,像是无风无浪波光粼粼的湖面,反射着璀璨的阳光,每一个琐碎的颜色看上去都是那么纯粹。


 


 


“谢谢你,愿意听我讲这么久无聊的琐事。”他有些不好意思。


“并不是,我觉得很幸福。”


我对他露出一个真心的笑容,他重新笑了起来,眯起的眼睛像是弯弯的月牙。


走出门,我握住门把手,正准备关上门,同事从门外走过,对我打了个招呼。


“早上好,你又去听那个家伙讲他有多爱自己的故事了?我还没见过这么自恋的人。”同事嘟哝了一句。


我从门缝向屋里看去,黑发的男人依然坐在阳光中,闭着眼睛,好像回到了那段幸福的过往,他的恋人正陪在他身边,那么幸福。


我轻轻把门关上,打开了病历,病例中摆放着一张照片,是他钱包里的,我曾想过还给他,但最终还是决定留了下来。


留有斑斑血迹的照片上,他和金发的男人,两个人头靠着头,笑容纯净全无烦恼,就像拥有了全世界一样。


 


 


在他知道恋人离世,从此把自己当做他的那一刻。


心已是空城。


 


 


—FIN—


最近心情好,写不出BE的感觉了(无力扶墙...( _ _)ノ|壁 

评论
热度 ( 48 )
  1. 黑松露巧克力醉舟。 转载了此文字

© 黑松露巧克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