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松露巧克力

希望你总有一天能找到我的心

【朝耀】告白日记

醉舟。:

【朝耀】告白日记


 


 


亚瑟·柯克兰第五次准备向那个戴着棒球帽扎着低马尾的外卖小哥告白。


 


 


作为一名外国留学生,没有了熟悉的薯条牛排,日子看上去似乎十分可怕。


但适应了一段时间后就觉得,还蛮不错,口味繁杂,想吃什么就有什么。


留学生大门的布告栏背后贴满了各种外卖的电话,菜单上也有好心人替那些中文不畅的留学生们标注好了菜品读音和不同语言的翻译。


亚瑟是楼栋里最新的一名成员,起初的时候中文不是很好,于是每天乖乖地赶趟去食堂,常常引来一帮人围观,还有不少觉得自己英文不错的女生上前来搭讪。


后来见到住隔壁的阿尔弗雷德每天优哉游哉,大部分空闲时间泡在房间里玩游戏,不去食堂也不去外面的餐馆,但没见把自己饿死,这才知道原来还有外卖这一大利器。


最初的时候点的基本都是K爷爷和M叔叔,和亚瑟平常吃到的有点区别,但也不是特别大,后来住在隔壁的隔壁的弗朗西斯对他的口味表达了鄙夷。


“果然是E国人,每天就只知道吃这么些玩意,迟早会长出像阿尔一样的小肚腩,真是不懂得欣赏美食的艺术。”


虽然很想反驳,或者干脆用手里的奶昔糊这个喜欢拿着玫瑰勾搭美女的骚包家伙一脸,但亚瑟还是忍住了,不仅仅因为他警告自己是一位绅士,不要和一个变态计较,更重要的是亚瑟的确不会下厨,就连被世界美食界都唾弃的E国本国人吃了亚瑟做的东西一样上吐下泻直奔医院。


不就是会做几样菜吗,有什么好得意的。亚瑟在心底竖起了中指表达对弗朗西斯的愤怒。


 


 


不过也因为弗朗西斯算不上友好的提醒,亚瑟很快注意到了布告栏背后的外卖单们,每天快到饭点,总是会有不少留学生摸着手机站在布告栏后面满脸犹豫状,好似在做生命中最重要的决定一样。


对于这些陌生的餐馆,亚瑟还是有些小抵触,第一次打外卖电话的时候本就不流畅的中文更是结结巴巴,那头老板是个糙汉子,操着本地方言在吵闹的餐馆中和亚瑟驴头不对马嘴地对着吼了半天也没搞清楚亚瑟到底想点什么。


就在亚瑟决定放弃点外卖转而继续和K爷爷或者M叔叔亲近的时候,那头老板突然吼了一嗓子:“诶,小王,你来接这个电话,听上去好像是个外国佬。”这家餐馆厨师手艺不错,在留学生楼栋里也是最受欢迎的餐馆之一,一听对方话都说不溜,老板猜到了多半是个外国人。


接着亚瑟就听见对面传来一个年轻人的声音:“你好,想要点些什么?”


亚瑟结结巴巴重复了一遍自己点的东西,不少发音都十分古怪,还混杂着英文,不过对面的年轻人全都听懂了,有的甚至他刚读了第一个字,年轻人就知道他点的是什么了。


“好的,您请稍等,大约半个小时后到。”


总算是结束了略有些尴尬的点外卖历程,亚瑟回到自己的寝室,等待着外卖到来。


 


 


外卖送到的时间比预计的早了十分钟,亚瑟坐在电脑前论文才起了个开头手机就扭着腰在桌子上跳起了肚皮舞。


亚瑟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下意识就像给按了,但就在按下去之前他想到了自己刚刚才点过外卖。


接起电话,手机另一头的声音还是刚刚那个年轻人。


“你的外卖到啦,出来拿一下,我在留学生楼栋门口的花坛旁边。”


亚瑟应了一声,那头通话就断了。


颠颠地走到楼栋门口,亚瑟第一次体会到车如流水马如龙的感觉,留学生楼栋门口来来往往的电瓶车摩托车,都是送外卖的,大叔有兼职的学生有大妈有,总归百般齐全,不少人还在自个车上或者装外卖的大盒子上贴着自家店铺的商标,几个留学生生意好的店家还多加了一排英文。


亚瑟按照电话里说的方向看去,就见到一辆后面装有一个大篮子的自行车,一个戴着棒球帽,帽子上写着店铺名字人正坐在车上,一脚踩着地面,一脚蹬在自行车踏脚上,从后面看过去,扎着低马尾。


亚瑟一开始以为来送外卖的是个女生,但是等到那人注意到有人走过来转身的时候,他看清楚了那是个男生,毕竟男生的骨架和女生不一样,一般情况下还是很容易分辨的。


“你的外卖?”外卖小哥抬起头看向亚瑟。


那一瞬间亚瑟觉得自己的心脏被击中了。


 


 


E国多基佬。


亚瑟也不例外。


但他是个洁身自好的基佬,对于另一半某种程度上还抱着一种微妙的浪漫心理,例如在某个风景如画的地方邂逅,又或者他来了场英雄救美。


但他从来没想过会在留学生楼栋外面,在吵杂的谁的外卖你点了什么的话语声中遇见那个让他心跳不已的人。


外卖小哥有着一张清秀的脸庞,也不是多么帅气漂亮,只是笑起来眼角总让人觉得有暖暖的感觉,那双黑色眼睛盯着看的时候,似乎会产生被很温柔看着的错觉。


听见过小天使的爱心箭射中的声音了吗,那就是。


“你的外卖不要了?”


亚瑟回过神,这才发现外卖小哥一直拎着他的外卖等他接过去,他赶忙接过自己的外卖,一边想着要怎么展开一个话题,结果外卖小哥把外卖交给他之后一踩脚踏板,蹬着自行车就走了。


从那天开始,亚瑟开始了长达半年的暗恋,他每天都点那家的外卖,不过并不是每次都是那个小哥来送外卖,有时候会是那个糙汉子老板,有时候会是豪爽的老板娘,有时候还会是其他小哥。不过一周至少也会看见一次他心仪的那位外卖小哥,这让亚瑟已经感到很满足了。


于是亚瑟原本会以为很难熬的留学生生涯几乎只是眨眨眼就过去了半年。


暑期的时候附近靠着这所大学为生的餐馆几乎都不营业了,亚瑟也趁着这个假期飞回了E国。


不过当他回去之后,这才懂那些他以前认为太矫情的肥皂剧里的夜不能寐是什么感受。


整整两个月看不见外卖小哥,听不见外卖小哥说话,让亚瑟在家的假期过的十分颓废,几乎和游戏宅阿尔有的一拼,让亚瑟的父母担忧了好一阵子,甚至为了安抚看上去像是失恋了的儿子,他的母亲还给他报了几个基佬联谊派对,让他着实哭笑不得。


尤其是在回到学校之后,弗朗西斯在他的面前炫耀他暑期又把了几个妹子,就连阿尔居然都有妹子红着脸跑过来告白,简直让亚瑟不能忍,尽管他也收到过不少告白,不过他已经有喜欢的人了,都是要通通拒绝的。


在多方刺激之下,亚瑟·柯克兰做了一个伟大的决定。


他要向外卖小哥告白。


 


 


第一次告白是在开学第三天,亚瑟做好了万全的心理准备,他在半年里中文进步飞速,已经能说一口流畅的中文,尤其是报起菜名来顺溜的不得了,大概这就是传说中的爱情的力量,他还专门去网上搜了告白情话大全,写了满满一张纸的草稿,删删减减之后全篇背了下来。


来送外卖的是外卖小哥,亚瑟接过外卖,清了清嗓子,他才张开口,外卖小哥已经一溜烟的没了踪影。


第二次告白充分吸取了教训,因为送外卖是外卖小哥的工作,对方肯定急着赶时间,所以这回他没有先接过外卖,而是先开口准备告白:“那个,我有话想对你说……”


亚瑟的话没能说完,因为一旁另一家餐饮店的外卖小哥电瓶车好像刹车失灵了,到了楼栋门口没停住,一下子撞到了他,害的他跌了个跟头。


在被扶起来之后什么告白的心思都没了。


第三次告白,亚瑟提前准备了一支玫瑰花,点餐时间也躲过了高峰期,没想到的是他才走到楼栋门口就被弗朗西斯那家伙看见了手里的玫瑰,被对方好奇地跟着到了门外。


在弗朗西斯那个看热闹的眼神里,亚瑟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像往常一样,拿了外卖目送着外卖小哥消失在视线里。


亚瑟已经快绝望了,他总觉得是不是老天爷觉得他还是保持暗恋状态比较好,最近一段日子告白不宜之类的。


不过之后一次外卖小哥来送外卖的时候,和旁边的一位外卖大妈聊起了天,提到了大妈店里一位兼职学生似乎很喜欢外卖小哥的样子,顿时让亚瑟紧张了起来,好像自己的宝贝要被偷走了一样,立马的,他决定开始第四次告白。


这次很好,准备了告白礼物,不在高峰期,弗朗西斯那家伙外出游荡去了。


亚瑟整了整衣服,拿着礼物就向着外卖小哥走去。


在外面小哥拿出外卖准备递给他的时候,阿尔弗雷德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钻了出来:“哟,中午好,我拿下外卖。”


外卖小哥笑眯眯地答应了,然后把阿尔的外卖递给他,阿尔一回头就看见站在一边的亚瑟:“啊呀你怎么呆在这里,难道忘带钱了?没关系,Hero帮你付,回寝室了记得还我啊。”


然后阿尔替亚瑟付了外卖费,拎着两个人外卖,陪着亚瑟目送外卖小哥离去。


 


 


不成功便成仁。


这次没有礼物,正常的点餐时间,谁知道阿尔和弗朗西斯在不在寝室里,亚瑟鼓足勇气,在接过外卖的瞬间,对着外卖小哥说。


“我喜欢你。”


简洁明了。


“啊,原来憋了好几次就是这事儿啊。”外卖小哥突然笑了起来,眼睛都眯在了一处,“我早知道了。”


“诶?”


“我想想……”外卖小哥摸摸下巴,“大概是你第一次准备告白的时候吧,那个时候就猜到了,不过还是你那个留着长发胡子拉碴总能神奇的变出玫瑰自称哥哥的大叔朋友告诉我才让我完全确认了这件事。”


亚瑟眨巴着眼睛,不知道该感谢弗朗西斯,或者该回去真的用奶昔糊他一脸。


“你好,认识一下,我叫做王耀。”外卖小哥伸出手,“这所大学的学生,目前在兼职送外卖。”


“你好,我叫做亚瑟·柯克兰,E国留学生。”亚瑟握住王耀的手上下摇了摇。


 


 


—FIN—


 


 @裂空闪星 


 



评论
热度 ( 106 )
  1. 耀 华醉舟。 转载了此文字

© 黑松露巧克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