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松露巧克力

希望你总有一天能找到我的心

[奈因]我看到教官他们在大雪夜搂搂抱抱

天哪好棒的文嘤嘤嘤QVQ被治愈了呜呜呜

鱼了个夹:

·CP奈因


·其实是贴吧的活动文[雪夜的拥抱]


·再玩一次论坛体[仅占一小部分了不能老是划水.


·OOC有,架空哨向设定![[私设改动较大,一写起来就幼稚的和小学生一样x


·救心丸要吗?前排出售!


 


没问题的话,那么…?


 


[初]


 



34L 我说橘子你说要


昨天晚上训练放的特别晚啊QAQ,一到四班走的比我们早所以可能都没看到.接下来我说的也是听来的小道消息的啊,好像昨天在两楼拐角的地方看见斯助教和伊总咬耳朵?不知道消息可不可靠,不算前排了我们后排求目击证人啊!


35L 海带呀海带


终于等到勇敢的少年来创造奇迹了.如你所听的那样.他们在二楼拐角咬耳朵后来下去撑一把伞的时候还抱了一下.[[说抱一下的我们都是住宿的所以恰巧看到的.




 


贴吧吵的沸沸扬扬.自从上次伊奈帆开公开课教操纵机体后爆出他和斯助教之间的事情,这个贴吧几乎再也没安静下来过.这群青春期的小姑娘天天都蹲着点儿看能不能扒到点什么小道消息来交流一下.可不,昨天下大雪他们又被这群眼尖的小家伙们逮了个正着.


 


斯雷因是早上刷课件的时候无意看到这个帖子的.帖子的标题十分正经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是八卦的帖子.


[我不知道你们早饭的蛋饼里一般加几个鸡蛋.]


就是这个名字.↑


但是怎么看怎么不对啊.这群熊孩子们真的已经无聊到开始聊吃的了吗?这种话说出来我估计不怎么碰电脑的扎地教也不信啊.


放下手中的工作,抱着好奇心,斯雷因点开了这个帖子.


 


后!悔!莫!及!


 



2L 二人转 谁跳次步


这个帖子是想干什么啊我就奇了怪了,前面刷了十五行的蛋饼后面怎么就开始讲斯助教和伊总的美好生活了啊发帖的人你给我出来啊.




 


这是帖子的二楼.看得出问二人转跳次步的估计也不是什么正经的人.忍了忍这行字他继续往下刷.


差点没把鼠标摔出去.


这个面上写着是讨论吃的东西实则都是记录了他和伊教的点点滴滴的帖子.若是谁现在给他们划一条时间线,基本斯雷因能回忆起来的,他们都应该一字不落还添油加醋的记上了.


 


不行我现在就要找这群熊孩子们聊一聊.顺便找伊教聊一聊.


不能好了.


 


 


但是当他好不容易刷完这份课件准备下楼去找人算账的时候,他突然发现,玛地教给他发了个飞鸽说要找他.十分钟之前发来的,一直未打开,这么说来,斯雷因已经弧了他整整十分钟了.


 


 


匆忙下楼之后,他在转角遇到了玛地教.对方一见他就笑了.


“斯助教能借一步说话吗?”


 


[一]


 


故事讲到这儿,这个学院的大标题我们还一点都没扯到.


这是一所建立在新芦原市的学院.在青春期时期出现觉醒从而成为向导或哨兵的孩子们都会转学到这里来.为了让数量稀少的向导得到安全的学习环境,年轻的哨兵和他们分别被保护在不同的两栋大楼里.但是尽管是这样,给他们上课的老师却都是同一批人.他们需要在这里学习课本知识,也需要获取实战演练.那么对于这里的师资力量的配备,则是重中之重的关键了.


斯雷因和伊奈帆就是因为这个契机而认识的.那个时候他们还分别在塔里不同的层面上活跃着,各自有着自己需要坚守的岗位,被分去做老师的时候,也完全是个意外.因为填报的时候被人恶意交换了表格结果只能硬着头皮去了所谓的学习教书,这段惨痛的经历斯雷因至今不愿意在回忆起来.


毕竟斯雷因要在那种大环境下对着一大批还是年轻力盛的哨兵上课,真是身心上一个大挑战.


 


斯雷因是一个向导.不夸张的说,他应该是这个层面中最兢兢业业的一个了.他尽管没有像这所学校里的实战老师那样跟上过战场很多次,为数不多的他,却培养了一个良好的心理承受力,而且,好的可怕.


 


之后有人评价过他,说他是进行对哨兵安抚当中最温柔的一个.能和他结合的人一定是上辈子救了世界.


 


而这个夸张到说是救了世界的人,便是他在这所学院里搭班的同行,伊奈帆.


 


起初他并没听说过伊奈帆这名字,和他完全就是不认识.拿着搭班老师的名字也不知道是谁的那种.


以至于学生们都睁大眼睛盯着他一脸不可置信的问他真没听说过吗的时候,他也仍是像在事情之外一样.


学生们说伊奈帆是这里最强的哨兵.


 


斯雷因当时的表情他带的那一届的那个班几乎每个人都模仿的出来.就是一脸的不可置信还有短暂反射弧停顿后的微笑.


 


当然斯雷因不会告诉他们他当时心里明明是在想:这样的哨兵身后一定跟着一大堆脑残粉.


是因为这个理由才会笑的.


 


不过话归这么说,在他真正和他搭上班在同一个班级里面上课的时候,他才真正感受到了同学们口中说的最强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那种压倒性的冷静是他见过的哨兵身上所不具有的.而且,橘子的香气真是清香的过分.


 


那节煎熬的班会课过后,他一本正经的给对方做了自我介绍,最后还要求对方收一收自己的橘子味儿.


那便是他们认识的最初触发条件.


 


[二]


伊奈帆主要还是以板书形式为主的课程,在同学们眼里却并不反感.虽然有的时候这个哨兵会让他们加快手速抄一大堆的东西,但是比起那些漫无目的翻课件的课程来说真不知是好上几倍了.当然这里的翻课件我并不针对某人的课.


 


斯雷因他这搭班的副班主任当的也是风生水起.由于校方的爱护,基本没让他接多少活儿.他和伊奈帆这个正班主任之间也没多大的矛盾.


但是事情毕竟不可能这么安稳的一如既往下去.


 


有一次上实战课的时候,他正好闲着没事就跟着同学们去围观了.那是伊奈帆和扎地教的实战对抗.虽然他们双方都是哨兵而且都是经过选拔才会到达这里的人,但是怎么看怎么都是扎地教比较吃亏.伊奈帆或许是占了比较善于操纵这个机体的优势,对于让扎地教用新机体对抗而言简直就是轻松至极.


那次实战课,扎地教很尴尬的收了场,而伊奈帆却一点都没在意.


下了课后正好赶着去吃饭,斯雷因就问起他为什么不让着扎地教一点.结果得到的答案气的让他自己跺脚.


 


“战斗是公平的吧.没有人会在战斗的时候给你放水的.”


斯雷因费解了好几天,基本出入时间都和伊奈帆正好反着来.要是偶然撞见对方,也就一声不吭的走了.


他还写报告上去向扎地教解释.对方没有他那么在乎这件事情,也就让他去了.


 


后来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直到年底上前线的战斗时,他才再次想起这句话.


 


第一学期的年末时,他和伊奈帆被动上前线.那个时候他们也从来没接受过相吸度的检查,也压根没想过会之后走到精神结合的这一步,但是所有的转折都发生的太快,快得以至于压迫得他们根本喘不过气来.


上前线的时候,他到现在还难忘的就是伊奈帆那句“背后交给你了.”


 


 


战斗毕竟无情,他又没长眼睛,一律公平.


尽管这次的战斗并没有很快结束,持续了好几天也是伤亡好些人,但是他和伊奈帆还是顺利的回来了.


 


孩子们来接机的时候,伊奈帆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收收你们身上的味道,这里还有向导在呢.”


斯雷因捧着花的时候,伊奈帆看了他好久,那天晚上他还主动邀请他去庆祝一下顺利回归.


 


那一年对于斯雷因而言动荡特别大,又不习惯却又很充实.


 


[三]


 


“斯助教,伊教他今天是不是没来学校?”玛地教完全没有因为斯雷因弧了他几分钟而在脸上显现出愠怒的表情,反倒像开玩笑一样的一本正经讲这件句话.


“没来?!”斯雷因一听也是傻了眼,昨天晚上睡前还收到他消息的怎么现在说不来就不来?


“对,他来不来倒也不是重点,班级我们都可以相帮着看一会儿但是他那份报告今天一定交上去了,他好像存在电脑里了,但是我们都打不开所以…”


斯雷因一听就明白了这话里的意思,点点头就主动接下来这个任务.


“我知道了,到时候给您飞鸽发过去.”


“辛苦啦.”


 


在那之后他把伊奈帆那台电脑搬到自己那儿去破解密码的时候发生了很多让他炸毛的事情。


 


比如猜不到对方的开机密码.


结果输了个自己的生日就去就对了.


 


又比如在桌面上看到了一个形似自己的桌宠.


 


再比如把桌面壁纸换成自己的照片.


 


够了够了真是够了.我现在的任务就是放平心态找到他的那份报告然后飞鸽飞过去就行了.


他对自己这么说然后深吸了好几口气.


 


亏得他是一个向导,若是个哨兵现在学校估计要拉警报疏散避难了.


 


找到报告后他非常想再看看这个班主任还能做出些什么好事,但是出于这是对方的隐私他也就没有动用权限进去看.


真当我这个电教白当的?


 


收拾完他就把对方的笔电放在了窗口的一个架子上,写起来自己的报告来.他写了有一会儿,中途还回了次班级看看同学们自习是不是没出什么事情.顺手还泡了个咖啡暖暖手.


 


不过当他再一次提起笔的时候,他就听见床上发出古怪的声音.


先前也就响了两三次沉闷的敲击声,后来逐渐变得清晰起来,当他放下笔抬头看的时候,他不自觉的就起了身.


是一只海鸥在窗口啄击玻璃.而且看样子还是熟人家的精神向导.


 


这么说来伊奈帆这家伙就在这个周围不是吗?


 


海鸥拍拍翅膀停在斯雷因的肩膀上,他来不及给笔盖上盖子就一手抓起衣服一手提着笔电出了办公室.


他看着海鸥腾起来然后飞下楼,就跟着它下去.结果发现伊奈帆就在那个楼下的转角出.


 


今天这是他第二次转角遇到爱了.


 


当然玛地教那次应该还谈不上爱.


 


伊奈帆捧着一束花然后看着对方急匆匆的下楼来一脸的怒意.


“给.这是我们合作两年的礼物.”伊奈帆特别诚恳的把花交到对方手里然后接过自己的笔电.


斯雷因也是愣住了.这家伙人不来没人给他发报告居然是为了去买一束花?


他真不知道该从哪里吐槽起比较好.


 


见斯雷因不说话,伊奈帆就又问.


“不喜欢吗?”


“没..我很喜欢.”他一时间慌了阵脚,就算是相处了三年,他们也从来没有这样过.最过分的一次也就是因为下大暴雨到对方家借宿了一天而已.


“那就行.啊,报告你帮我发了对吧.”


“对啊.”他突然回过劲儿来,冲着他的笔电就是一句, “班主任真是可怕.电脑里都存了些什么鬼东西.要是你的学生们知道了会怎么想.”


“你不会说出去的.”也不知道他哪儿来的自信,这样接了一句之后,就再也没了下文.


斯雷因索性赌气的往墙壁上一靠.


 


“随便你好了.”


 


 


[四]


这是第三年两月中旬的事情.


 


他们今天又是坐在一起吃晚餐呢.


住宿的学生端着餐盘从他们身边走过这么感叹着.


斯雷因扒楞着自己盘子里的肉块突然就不想吃了.伊奈帆没有停下动作但是注意到了他的这一举动.


他突然开口.


 


“我们要不要交往试试?”


 


斯雷因听了这话就更不想吃了.差点脱口而出一句“你疯啦?!”


但是他没有.他就索性没有开口.


伊奈帆也没有开口.他在等一个答案.


就算是让我考虑一下然后再被拒绝也好.


 


斯雷因又叉起那一小块肉开始沉思.回复了这句话之前的状态.但是屏障开着.


现在伊奈帆可以轻松的进入对方的屏障,但是他没有.


他或许也非常想知道斯雷因的想法,也想知道对方会给出一个怎么样的回应.但是这样一点保护都没有的斯雷因现在就坐在他的眼前.


他不能这么做.


 


斯雷因不是那种会随随便便忽视屏障的人.和众多的哨兵混在一起其实也是一种煎熬.但是现在他在感受对方的心情,也想告诉对方自己的心情.


 


很快屏障恢复了.


斯雷因点点头.还是没有说话.


 


收拾好餐盘之后已经不早了,斯雷因道了声谢然后回到了自己的寝室去.


伊奈帆也没有做出什么挽留的举动,刚才的话题就这么结束了.


 


日子还是像往常一样的继续进行着.


就像眼尖的他们一样,看出了端倪.


 


 


学生中有胆大的曾经这么评论他们的告白.


“就像谈论天气一样,他们说着我爱你这样肉麻的字眼.”


 


 


[五]


 


下雪了.


伊奈帆给斯雷因发短信让他早点放学,外面地滑.但该上完的还是要继续上.被伊奈帆催的实在是不想讲下去了,一到四班很快就获得了早放学的福利.


而五六两个班级现在还在扎地教的手里还在奋斗着.


伊奈帆在楼梯拐角的地方靠着墙打了会儿盹.


斯雷因看到他的时候本想叫他的,但看到他这样都能睡着,想必这两天熊孩子们也没让他少操多少心.


但这样再睡下去肯定会着凉的.斯雷因突然就有了一个胆大的念头.他想试试去接触对方的世界.


 


蝙蝠很快就停在对方的上空,呈倒掉着的状态.


 


就看一下.要是抵触的话再出来也不晚.他这么想.


但是这个过程一点都不艰难.可以说是特别顺利的.


在对方的世界里看到了闪着光的星空.


 


大大小小的,全是自己的身影.


 


很多点点滴滴汇聚起来的,有些事,只是他一直都没说罢了.


 


 


伊奈帆醒过来的时候,就看见斯雷因站在自己身边低着头.


“斯雷因你哭了吗?”


“没有…”他把围巾接下来一把塞到对方怀里. “你叫我来有什么事吗.”


 


伊奈帆心想这下子睡过头了要找个什么借口才好,但对方似乎一点都不想提到这一点.


“我想叫你下来看雪的.下雪了啊今天.”


 


他上前几步凑到窗边,外面已经是白茫茫的一片.他瞥到斯雷因红红的眼眶,鼻音也有点重就又问了他一遍.


“你哭了吗?”


“都说了没有…”


“那就好.”


 


围巾够长他可以把他们两个人都围住.刚想叫住他现在还是在学校五六班都还没放呢,可想的刚才自己看到的就又什么都说不出来.


“你…都看到了吗?”


斯雷因点点头.


 


算了让他任性一回吧.


 


 


[六]


 


然后晚一些的时候,就出现了贴吧上所说的那一幕.这所学校的一名未结合哨兵和一名未结合向导在大雪夜拥抱了一下.


 


当斯雷因在伊奈帆的精神世界里晃悠的时候,其实他是醒着的.但是他没有直接告诉他.或许是自己睡糊涂了,竟然看到这个一向要强的向导居然在哭.


 


斯雷因一直觉得不可思议,他们从这里开始的转折居然这么的戏剧性.


 


他在自习课的时候会指正那些孩子们让他们收起像菜市场花鸟市场一样的味道,尽管知道斯雷因开着屏障影响不会特别大,但他还是会说.


他会翘班去买花,故意让斯雷因看到电脑里存了些什么.然后告诉他合作愉快,明年继续.


他会等他就算时间长到他都靠在墙上打起了盹.就算对方看到了斯雷因侵入自己的精神世界,可还是会任由着他这么来.


 


星空中,闪烁的全是他闪着光的影子.


 


为了让斯雷因知道.


斯雷因或许知道,也或许不知道.


 


但是伊奈帆都知道.


其实,斯雷因早就知道了.


 


 


[终]


 


 



40L 冬眠的鱼


其实斯助教和伊教很早之前就是这个关系了.当时我们也只是猜测.但是看得出来斯雷因其实心里放这个伊奈帆只是他还没意识到.现在能看到35L,36L说的情况我很高兴.作为你们上一届的学姐,回来逛逛怀念一下还能看到他们能走到这一步真是太好了啊.


 


41L 冬眠的鱼


啊,还有.斯助教其实每天都会翻贴吧的.学弟学妹们你们悠着点来.斯助教有的时候都查得出是谁发的言,但是他不会当面说.他应该也是默认了吧.嘛,我们只要祝他们幸福到时候出人头地回报他们就行啦.就说这么点了,学姐我遁了.


 




 


 


 


距离斯雷因上一次想找这群熊孩子聊一聊已经过去了两个月.


 


我们把目光放回到现在.


现在是四班的自习课,伊教在教室看着他们.斯雷因突然就敲门进来.


 


“我就说一件事.明天我们早餐统一吃蛋饼吧,我会和食堂沟通的.还有,伊教你能来一下吗,你的报告…”


 


 


现在,这些个了解事情的人都傻了,差不多就是整个班的样子.不过也好.至少斯助教还是笑着的.


不过就是牺牲一下蛋饼嘛,值得.


 


异口同声的好.


 


-END-


感谢你能读到这里.


 


祝他们幸福!!!


这就算提前的情人节贺文喇!!!


哨向自家CP说想看就撸了!也不是特别熟悉欢迎捉虫.


 [[[顺便夸一下lo上的"引用"这个特别好用!!!
设定补在评论里了!


弱弱的问一句,如果昨天的论坛体会出现一个番外你们想看啥!


 


嘛,晚点来更新心拍数.就先这样,谢谢.

评论
热度 ( 106 )
  1. 黑松露巧克力春川鹿鸣 转载了此文字
    天哪好棒的文嘤嘤嘤QVQ被治愈了呜呜呜
  2. AthkiraCathery春川鹿鸣 转载了此文字

© 黑松露巧克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