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松露巧克力

希望你总有一天能找到我的心

【哈庫斯雷】Under the Blue Sky

QAQ

Inori:

AZ結局看完了。在噗浪該了半天,又在tumblr上不停的寫了又寫,覺得該說的都說完了。


還是心塞。


想要給斯雷一個好結局。多想給斯雷一個好結局。


哈庫桑,謝謝你,真的謝謝你。要是沒有了你,AZ我不知道我能不能撐到這一集,謝謝你陪伴著斯雷,謝謝你到了最後也沒有捨棄他。


我不會相信哈庫桑已經死了。不相信不相信不相信不相信不相信。(捂耳)伊奈連被爆頭也活下來了,哈庫桑一定也還活著。


不願意以斯雷為了公主而活的想法來寫,--如果可以的話一輩子也不要再見公主更好,這集真的讓我對艾瑟的好感變成負數了--


現在這邊3:30AM,就先去睡了,AZ給我好大的負傷_(:з」∠)_←






《Under the Blue Sky》








從手術中的麻醉劑裡醒過來,他睜開眼睛後第一個看到的是那個臉容冷淡的少年站在他的床邊。


 


「哈庫萊特,這是你的名字吧?」他平靜地開腔,僅剩的眼珠中沒有一絲感情。「斯雷因·特洛耶特的情況轉壞了,我們沒有什麼時間剩,我需要你的幫助。」


 


『斯雷因·特洛耶特。』『斯雷因。』『斯雷因大人。』大腦還沒有從藥物的控制中恢復過來,連記憶也亂成了一片,然而只單單是聽見這個名字就挑起了哈庫萊特的反射神經。


 


斯雷因大人還活著......!


 


「帶我......去見他.......」硬是從乾澀的喉嚨中擠出這一句話,哈庫萊特毫不遲疑地接受了昔日敵人的請求。「斯雷因大人的.......所在處.......」


 


儘管界塚伊奈帆一向都可以冷靜地應付任何突發的事件,唯獨對目前的斯雷因·特洛耶特,他有自覺他無法一個人處理。


 


打開監獄的大門,他看到的是蜷縮在床頭一角的銀髮青年,那件藍色的囚衣在他剛剛來到這裡的時候明明是合身的,現在卻大了整整一碼,照監獄長的報告來說,斯雷因已經兩天沒有進食了。


 


伊奈帆張開嘴正想要說話,在他身後的人卻早了一步衝了上前,以激動的語氣呼喚出那個人的名字:「斯雷因大人!」


 


聽見那把熟悉的嗓音滲入耳中,斯雷因整個人一顫,猛地從床上撐起了身子,然後界塚伊奈帆看到了,那雙死去了般的眼瞳在那一刻被注入了滿滿的光芒,他在這一瞬間才感受到了這個人原來還活著,確實還活著。


 


在斯雷因·特洛耶特能理解發生了什麼事之前,他的身體已經擅自做出了反應,宛如是在汪洋裡的溺水者一樣緊緊擁住了哈庫萊特,攥著哈庫萊特的衣服的力度大得連手指關節也開始泛白,伊奈帆有些驚訝,他沒有想過斯雷因還剩下這樣的力氣。


 


透明的淚水不停地從他綠色的眼睛中湧出,斯雷因彷彿是一隻受傷的幼獸一樣,把整個身體都縮進了哈庫萊特的懷抱中,尋求著那一點點的安慰。


 


「哈庫萊特......哈庫萊特......哈庫萊特......哈庫萊特......哈庫萊特......你還活著.......還活著.......還活著.......」斯雷因無法壓抑地抽泣著,顫抖著的聲音破碎而脆弱,盛滿了眼淚的眼眸努力地眨著,想要隔著那層水氣更加清楚地看見哈庫萊特的容貌。「他們跟我說你們死了......全部都死了......在那個戰場上.......」


 


「是的,斯雷因大人,這全都是因為巴魯庫魯斯伯爵的關係,現在的我才能站在這裡。」心疼地輕輕拭去斯雷因臉上數不清的淚痕,哈庫萊特回想起當時赫歇爾已經殘破不堪,無法再戰鬥下去,在他等待著死亡時巴魯庫魯斯伯爵在最後的一秒把他推出了炮火的範圍外。


 


『你還有要去做的事吧,哈庫萊特,為了那個少年。』


 


連向他道謝的時間也沒有,巴魯庫魯斯伯爵的機體在他面前被炸了個粉碎。


 


「斯雷因大人.......」能感覺到緊緊抱住他的斯雷因在發著抖,他從那張寫滿了痛苦和自責的削瘦臉龐上看出了對方有多無助,從胸口傳來的絞痛讓他幾乎無法呼吸,他不是沒有看過斯雷因脆弱的模樣。在月球基地上,他曾經看過跪在艾瑟依拉姆公主的試管前哭泣的斯雷因,可是什麼也比不上此刻斯雷因所流露的悲慟。「對不起,在下讓你久等了......在下就在這裡.......哪裡都不去......」溫柔地輕輕撫摸著斯雷因凌亂的髮絲,哈庫萊特抱起了斯雷因,少年的體重輕得讓他忍不住蹙眉,這些傢伙是怎麼照顧人的才可以讓斯雷因一下子瘦成這樣,一陣怒火竄上心頭,他狠狠地瞪了依然面無表情的伊奈帆一眼。


 


「我要帶走斯雷因大人。」這種鬼地方,他連多一秒都不願讓斯雷因留在這裡。


 


「可是......我們受到命令得讓斯雷因·特洛耶特待在這裡.......」監獄長表示出了反對的聲音,斯雷因原本就已經缺乏血色的臉立刻就刷白了,他揪緊了哈庫萊特的衣服,幾乎是哀求般地喃喃著「不要走.......哈庫萊特.....不要再走了.......」,他的臉上佈滿了恐懼,拼命地搖著頭,他已經不想再留在這個地方了,也不想獨自一人了.......


 


「可以。」伊奈帆淡淡地說,斯雷因吃驚地望向正在按著自己黑色的眼罩的伊奈帆。「再這樣下去,他會在這裡死掉,而艾瑟依拉姆女王的意思是要讓他活下去。」他瞥了瞥欲言又止的監獄長,「難道你覺得他現在這個樣子,還有可能做出什麼嗎?」


 


「我們走,斯雷因大人。」在斯雷因的額頭上落下一吻,哈庫萊特直直地往門口走去,經過伊奈帆身邊時,把臉埋在哈庫萊特頸側的斯雷因微微地抬起了頭,以低不可聞的嗓音向伊奈帆說了,「......謝謝你,把哈庫萊特帶來了這裡。」


 


「不客氣。」伊奈帆的語調一貫地平靜,但是他的表情讓斯雷因怔住了。


 


在笑。


 


地球的少尉在對他微笑。


 


「活下去,斯雷因·特洛耶特。」伊奈帆說。「這次,要為了自己,活下去。」


 


斯雷因睜著含淚的眼,看著漸漸離自己越來越遠的伊奈帆,扯緊了哈庫萊特肩上旳布料。





斯雷因泣不成聲。


 


「哈庫萊特.......我根本不想活著......你知道嗎?我多希望我在那天就死了.......可是公主要伊奈帆救了我......為甚麼啊......我已經沒有什麼可以留戀的了......」斯雷因的語氣像是個孩子般的控訴,可是從他唇間所傾瀉的話語是多麼的令人心碎。「我不想要活著......」


 


「在下明白,斯雷因大人,您的痛苦在下都明白。」哈庫萊特柔聲安撫著,「從今天開始,您所有的傷痛在下都會和你分擔,有什麼事在下也會在您身邊,您已經不是一個人了,斯雷因大人......」


 


「哈庫萊特.......我已經什麼都沒有了......就算這樣......你也要在我的身邊嗎......」大概是哭累了,加上體力的不足,斯雷因雙眸半合著,他把頭倚向了哈庫萊特的肩頭,這是一個讓他覺得安心的位置。「這樣的我......已經什麼也給不了你了......我只是個失敗者......」


 


「沒有這樣的事,斯雷因大人。」哈庫萊特看向湛藍的天空,踏出陰暗的囚房。


 


「在我的心中,沒有比斯雷因大人更重要的人。」


 


他的君主,從一開始就只有一個人。


 


他們的時間還有很多。他願意耗盡餘生,守護在這個人的身旁,將不幸驅離他的身邊,照顧他,珍視他,直到斯雷因能再一次露出真心的笑容。







因為他相信,在這片美麗的藍天下,必定也存在著屬於斯雷因的幸福。


 






—END


 





评论
热度 ( 57 )
  1. 黑松露巧克力Inori 转载了此文字
    QAQ

© 黑松露巧克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