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松露巧克力

希望你总有一天能找到我的心

【禮猿】CWT39無料小說本 「Vege, Vege? Vampire!」 內容公開

啊啊啊好棒啊啊啊啊啊

此地無魂:



Vege, Vege? Vampire!




伏見猿比古正垂頭喪氣地端著S4特別訂製的餐盤,站在員工餐廳排隊的人群中。


向乘菜的大嬸交出餐盤,他心不甘情不願地瞥了一眼今日菜單。


「那個…」


『咳!』『咳嗯。』


他還沒來得及講出一句話,就從站在一旁的特務隊成員的方向傳來各種暗示的聲音。


「伏見君。」站在自己身邊的宗像也開口了。


伏見咬著牙,彷彿下一秒眼中就會泛出淚光似地,聲音中充滿著恥辱與不甘心。


「…素食套餐、不要肉…」




事情發生在三天前,原本應該是平安落幕的BATA級超能力者犯罪事件,卻在三小時後的晚餐時間發生異變。


當日的特餐是掌廚拿手的薑汁燒肉,伏見吃進第一口時就覺得不太對勁。


雖然是昏倒在餐桌邊,但全身上下卻泛起奇怪的熱度,宗像擔心地上前查看而碰觸到自己的臉頰時,伏見瞬間寒毛直豎。


等到回過神來時,他已經跟宗像衣衫不整地倒在茶室的榻榻米上喘氣了。


醫療班檢查的結果,雖然下午的事件平安落幕,但伏見中了其中一名超能力者的特異能力…




「為什麼會有這種異能。」躺在病床上的伏見看著犯人的報告書,連頭都痛了起來。


「畢竟是千里迢迢特地前來法務省抗議日本農民待遇不佳的異能集團,就這點來說還挺符合的。」找到犯人登陸在S4資料庫中資訊的淡島冷靜地解釋著。


「不吃蔬菜不行嗎…」伏見的聲音充滿絕望。


「正確地來說,你現在只能吃蔬菜。而且還限定是新鮮蔬菜,蔬果汁或點心蔬菜條全都不算。」


「那個…肉…」


「很遺憾,只要攝取動物性蛋白質就會馬上發作。」淡島在壓垮大象的最後一根稻草上又丟了一捆稻草上去。


坐在訪客用折疊椅上的宗像發出思考的聲音。


「所以說,伏見君剛剛突然這麼熱情地把我…咳,帶到隱密處解決某種生理需求的原因就是…」


「用簡單的說法就是伏見中了不吃蔬菜就會發情的能力,室長。」淡島語氣嚴謹,細心地解釋。




接下來的幾餐成了令人心驚膽戰的踩地雷遊戲。


伏見簡直成了世界上最精準的食品檢驗機,市面上標明純素的食物不曉得有多少伏見一吃就中獎,宗像因此打了不少通電話前去食品衛生署『關心』。


加工品自然碰不得了,食堂的套餐一開始也讓伏見吃了不少苦頭。雞蛋跟牛奶當然不在安全範圍裡,甚至就連用來提味的一塊奶油、用柴魚片熬煮的味噌湯都讓伏見最後依然在宗像床上醒來。


最慘的一次是從超市買來的一塊豆腐,豆腐這種製作過程怎麼想也不可能混到肉類的東西總沒問題吧?


結果依然NG了,奇怪的是兩人研究了半天仍就搞不懂這塊豆腐問題到底出在哪裡。


最後知道原來是使用了基因改造的大豆,而剛好就參到動物基因時,伏見簡直不能更崩潰了。




「我要去跟那個權外者談談。」攤在宗像床上的伏見無力地說著。


「希望你跟那個權外者談談。」攤在自己床上的宗像疲倦地應和。


會用這種說法,是因為那個權外者吃了秤砣鐵了心,被捕後大聲放話說要是有人想硬解自己施在伏見身上的能力,他就要撞牆自殺。


所以說狂熱的農民集團真是可怕,就連宗像也束手無策。




結果這樣的希望一天後就破滅了。


宗像回到宿舍房間時第一眼還懷疑自己的房間是不是變成命案現場了。


伏見像條死魚似地面朝下倒在地上,身邊詭異地放著好幾袋內容不明的厚重牛皮紙袋,最上面還放著一籃新鮮蔬菜。


「伏見君…?」他小心翼翼地觀察著伏見。


一臉絕望地轉過頭來,伏見甚至眼中泛起淚光。


「…被送了一年份的米。」


「這是怎麼回事?」宗像推推眼鏡。


原本以為是兇惡的異能集團,結果也就只是一群激進的…咳,大叔跟大嬸。


想著要威脅他們解除自己身上的能力,卻被強迫聽了整個下午的日本農業現狀報告、高密度農作對土壤長久影響、蔬菜的三千六百五十種好處等等。


施加能力在自己身上的那位中年阿姨知道自己怎樣也算公務員時竟然還雙眼放起光、熱情地問他要不要當入贅女婿來繼承她家的田地,願意的話就馬上幫他解除能力。


而且還不只這位阿姨,其他婆婆媽媽也一群人擠上來,大喇喇地開始摸摸他的身體,問起他家祖宗三代。


那群大嬸的模樣簡直就像餓了三天的野狼突然看到一隻白白胖胖的兔子出現在眼前,連褲子都快被剝下來的伏見全身惡寒地想著乾脆逃跑算了。


「…為什麼明明被上了異能者專用的手銬,她們還能不曉得從哪裡搬出一堆米跟蔬菜呢…」伏見從喉嚨裡勉強擠出絕望的聲音。


宗像什麼安慰的話也想不出來,這下必須認真地想辦法解決…為了避免他心愛的伏見嫁去哪邊的鄉下。




不能強硬地把伏見身上的異能解除、找當事人理論也證實沒有用…除非伏見願意去鄉下種田。


「還有一個辦法。」


除非像吠舞羅的櫛名安娜那樣天生就擁有強大超能力,一般能力者能力的強度頂多也就維持幾個禮拜到幾個月。換句話說只要想個辦法撐過這段時間,就算不強行解除施加在身上的能力也會自然消失。


宗像面前放著一杯加茂特製、顏色詭異的果汁,號稱能有壯陽功能,原料是韭菜、山藥與幾十種伏見連聽都不想聽的材料。


臉頰有點凹陷的宗像面無表情地把那杯濃稠的液體送進嘴裡,面無表情地翻著一本年代久遠而顯得十分破舊的資料。


「擁有能夠拯救現在的伏見君的超能力者就在這裡,現居於北海道十勝周邊農村的中村先生。」宗像把那本資料拿到伏見面前,「因為被判定為能力無危害,所以也不列入追蹤觀察的名單。」


伏見看了看那本資料,皺起眉頭,「室長…這可是六十年前的資料耶…」


書頁舊到不行,就連紀錄上的地址也不曉得還在不在。


但是…『讓蔬菜吃起來像肉』的能力。


無論如何,現在只有對這個能力寄託希望了。




「伏見君,你要一點水嗎?」宗像輕輕拍著正蹲在水溝邊把午餐送還給大自然的伏見的背。


「…要…」伏見雙手撐在溝邊,感覺大概比以前坐吠舞羅成員的車而暈車時更加糟糕。


宗像的開車技術基本無話可說,但是租車時沒選擇越野車種可說是最大的失算,不愧是福地廣大的北海道,當開上沒有柏油的路面時兩人就暗暗覺得不妙,連開了好幾個小時還找不到紀錄上的地址時,容易暈車的伏見已經瀕臨極限。


好不容易從區公所翻舊紀錄找到目標的農場時,早就超過預定到達的時間很久了。


雖然事先用電話知會過對方,但這種偏僻的鄉下甚至沒有家家牽電話線,而是由村長代為通知每一家的。


目的地的農場的招牌上的確是寫著『中村』,但如此突然地去拜訪對方似乎又太冒昧了一點,宗像手上提著當伴手禮的蛋糕,敲了敲農場一隅看起來像住家的房門。


「來了。」開門的是身材嬌小,看起來約莫才七八歲的小男孩,他的臉上面無表情,似乎絲毫不為陌生人突然來訪而驚訝的樣子。


宗像擺出和藹可親的樣子說明來意,「我是東京法務局戶籍科第四分室的室長,請問這裡是中村智先生府上嗎?」


雖然覺得小鬼絕對聽不懂這個奇怪大叔到底在講什麼,但男孩卻一附理解了的樣子,邀請他們進屋內,「是曾爺爺的客人啊,剛剛村長有過來說過,請進。」


被領到了飯廳,兩人在和室桌邊坐下來,男孩隨即端上來的是兩杯牛奶,「這是自家擠的,請用。」


畢竟是牛奶,伏見也碰不得,索性兩杯都給宗像喝了。


「這個濃純感,是現擠的?」為入口的濃郁口感所感動,宗像似乎頗為滿意。 


「叔叔你喝得出來啊。」男孩又端了兩個碗上來,是一旁炭爐上熱著的芋頭味噌湯,「話說很不巧,現在的話曾爺爺已經去睡覺了,有什麼事情要找他的話必須等明天早上,你們就睡在這吧,反正這時間點你們也回不去。」


說是時間晚了也不過才剛七點,這裡的鄉下人還保持著日落而息的習慣嗎。


兩人也的確回不去,光是來到這裡就花了好幾個小時,再開回去的話恐怕都看得到明天的太陽了。


伏見小心翼翼地嚐了一口味噌湯,似乎沒問題,他放心地喝起來,「你父母呢?」


「鄰居家的牛要生了,人手不夠所以跟爺爺奶奶一早就去幫忙了,看來今天不會回來。」男孩看他們似乎還沒吃晚餐,又忙著給他們到一旁的小廚房準備小菜。


看來這裡也面臨著嚴重人力短缺的問題,男孩的父母與祖父母都是勞動階級,唯有上了年紀的曾祖父能時常陪伴他。


將來小鬼就會面臨一個人要養五口子的問題呢,真是辛苦了。




浴室是燒柴的,宗像興致勃勃地看了老半天,最後是伏見用能力點的火。


為兩人準備的客房雖然簡陋,但總體來說倒也不壞。


電視還是老式映像管的,撥著伏見光是看到都覺得餓起來了的美食節目。


並排平鋪著兩床被褥,不是用空調系統而是用地熱讓整個房間都暖呼呼的。


被單有點老舊,睡起來還是滿保暖的,宗像輕手輕腳地摸過來。


如果是幾個禮拜前的宗像,碰到這種兩人能一起入眠的情況大概早就對伏見毛手毛腳了,但難得伏見沒吃到什麼NG食物,兩人可以放心地睡。


「終於啊…」伏見睡不慣榻榻米,但他現在卻一臉放心似地拉起棉被,大大伸了個懶腰。


「我也覺得鬆了一口氣。」宗像把眼鏡放到一邊。


「性無能嗎。」伏見看著安分地躺下來的宗像,忍不住開口調侃他。


「我是王,可不是乳牛。」宗像笑著回答他。


「平時在床上作威作福的你也有這天啊。」


伏見在宗像旁邊躺好,宗像蹭了他幾下。


窗外剛剛好傳來牛叫的聲音,說起來住家旁邊就是牛棚呢。




原本想著能睡到自然醒,但天才剛亮,兩人就被一隻小手給搖醒,「叔叔、哥哥,起床了。」


男孩穿著外出用的防寒大衣,手上拿著一桶鏟子與水管等工具。他定定地看著睡在同一個被窩、睡眼惺忪正在摸索眼鏡的兩人。


「請問這是?」宗像首先摸起眼鏡,戴上後馬上發覺戴錯了,他把眼鏡交到伏見手上。


「因為早上沒人給菜澆水,所以我去。」男孩準備轉身離開,他拉起紙門,「曾爺爺已經起床了,正在飯廳吃早餐,你們也去吧。」


不要太期待啊…男孩關起門時還詭異地留下一句。


兩人打點好儀容,來到飯廳,果然已經準備好樸素的早餐,還有個一臉長鬚的老人在桌前慢慢地夾起烤到恰好的烤魚肉送進嘴裡。


「請問您就是擁有特殊超能力的中村智老先生嗎?」宗像一直等老人吃完早餐,才禮貌地開口,一旁的伏見緊張得手心冒汗。


老人瞇細眼睛看了兩人半天,像是明白什麼似地點了點頭,又摸了摸長長的鬍子。


「嚯嚯嚯!老身年輕的時候的確是戰場上的一匹猛虎,跟著那位大人在異國的美麗都市出生入死,經歷了令人無比傷感的、毀滅了一座城市的悲傷戰爭,最終帶回左右我國未來命運的神奇寶物…」


「「…哈?」」


「仔細一看那位大人當年英勇的身姿,看起來跟這邊這位戴銀邊眼鏡的小夥子倒也有那幾分…」


「那個、請等等,老先生您…?」


看來這位中村老先生重聽非常嚴重,兩人跟他雞同鴨講半天,好不容易才讓他明白兩人到底想問的是些什麼。


一邊嚯嚯嚯低聲笑著,老人說著明白了,邊像時代劇裡的將軍一樣把浴衣脫到腰間。


兩人瞬間看得傻眼,明明照理來說是九十幾歲的老頭,那兩排結結實實長在身上的腹肌是怎麼回事啊!


中村老先生發出武師運功時會發出的低沉聲音,擺出運氣的架式,漸漸地他的身上發出超能力者施展能力時會出現的淡色光芒,凝聚在雙手上。


「嚯!」中村用力推出右手掌,一團小小的白光搖搖擺擺地從指尖飄出來,看起來忽明忽滅地朝伏見身上飄去。


「好像有點不靠譜啊。」伏見小聲地在宗像耳邊說。


「請相信他。」宗像這麼說著,但他也一付半信半疑的樣子。


那團光點飄了半天,終於在快熄滅時打到伏見身上。


成功了嗎?


伏見連忙拿起筷子,瞄準早餐中的鹽漬黃瓜,一筷子塞進嘴裡猛嚼。


「有用嗎,伏見君?」宗像連忙靠過來。


伏見滿嘴都是清脆的黃瓜,他痛苦地開口,「…根本沒有用…」


「嚯嚯嚯!這是當然了,小兄弟你光吃蔬菜,怎麼知道讓肉吃起來像蔬菜的能力有沒有用呢。」老人開朗地大笑起來。


兩人瞪大眼睛。


「請等一下?老先生您擁有的超能力難道不是讓蔬菜吃起來像肉的能力嗎?」宗像拿起陳舊的文件檔案,翻到記錄著『中村智』的那一頁給老人看。


老人仔細地看著那一頁,突然大笑起來,「嚯嚯嚯!看來是紀錄的人不小心把老身與弟弟的資料給登記反了呢。」


三人翻到資料本的下頁,登錄著另一名超能力者的資料,照片與年輕時的中村智十分相似。


『姓名:中村和』


『能力:讓肉吃起來像蔬菜』


既然是登記反了,那就表示…


「嚯嚯嚯!真是懷念啊!自從弟弟跟著弟媳一起搬到沖繩的弟媳老家後,一年就只能見一次面了呢!」


宗像跟伏見的臉瞬間垮了下來。




灰心喪志的兩人先行回到了北海道的市區,宗像找好了旅館。


無論如何先解除中村先生施在伏見身上的能力吧,宗像這麼提議,就算會發情,還能感受到那一瞬間的肉味也算是一點安慰。


難得的溫泉旅館,就算能兩人共享露天浴池也一點情趣的成分都沒有。


原因很簡單,就算宗像是王,他的前列腺也禁不起伏見一操再操。


青王,宗像實在沒想過自己也有被榨乾的一天,只好無奈地對自己現在贏不過戀人的性能力妥協。宗像在旅館櫃檯向經辦人員確認了明天向沖繩地方機場的機位,有群風格迥異的人從他身旁經過。


麥當勞跟達美樂的外送小弟,身後跟著摩斯漢堡跟Coco一番屋的,再後面是王將餃子的。


連鎖速食的大雜燴?


一個一個都雙手空空,提著外送箱的沒有送餐時有的小心翼翼,而是隨意地晃著外送箱。


他們是不是從自己客房的方向走來的?


…聽起來不妙。


宗像快步跑向客房,一把推開房門。


「伏見君!」


房內充滿著油與肉、廉價速食獨有的香味。


「宗•像•室•長?」


伏見一個字一個字慢慢地說著,回過頭來沖著這裡微笑,宗像發誓他就算在伏見遇到過去的舊友時也從沒看見他這樣笑過。


「把衣服脫掉吧?」


宗像什麼也來不及作。


他眼睜睜地看著伏見從披薩餅盒裡拿出一塊總匯披薩…當然,上面塞了滿滿的燻肉塊與臘腸。


看起來美味至極的乳酪溶化得恰到好處,細細長長的乳酪絲高高地拉長──宗像也覺得自己的叫聲拉了不只一倍長。




原來如此,強迫施加在自己身上的能力不斷發動,藉此快速地消耗掉異能,可說是最高效率的解決方法吧。


……姑且不論自己快被榨得一滴不剩這點。


再想一次伏見坐在他上面上上下下嘴裡還一邊啃雞腿的那畫面,胃就覺得有什麼在攪來攪去。


伏見正靠在他身邊大啖著照燒漢堡與薯條,絲毫不在意醬汁沾得滿嘴滿手,還滴到床單上。


看來為了這張清洗油滋滋的床單得多花點清潔費了。


宗像可是青之王、是秩序之王。


但是現在他的潔癖細胞絲毫沒有想起來的意思。


「好累啊…伏見君。」宗像的臉貼到伏見光裸的背上,沒規矩地亂蹭著。


「當真不行啦?宗像叔叔。」伏見輕輕鬆鬆地笑著,一點想為這種情況表現些許歉意的樣子都沒有。


伏見的身體已經完全沒問題了,他把漢堡裡的生菜挑出來,塞進宗像嘴裡,剩下的一點不剩吃得乾淨。


「去退掉明天的機票?」伏見端起放在床頭櫃吃到一半的蝦仁咖哩。


宗像滿口生菜,含糊地說,「中村先生拜託帶給弟弟的土產呢?」


「那個郵寄也…」伏見把一大勺咖哩飯挖起來,送進嘴裡,突然想到,「不,從回去的港口租車一路開到本洲最南端再還也可以吧?」


「哦呀?目的是?」看來宗像也想到同樣的東西。


「國道休息站的美食一百道?」


兩個人會意地笑起來,那是昨晚一起看過的美食節目介紹的內容。


「所有的蔬菜都給你吃。」伏見再拿起了盒裝的蜜汁炸雞塊,親密地躺到宗像肩上。


「平時我絕對不會答應伏見君的這種要求,但是…只在這趟旅程的話沒問題哦。」宗像舔掉沾在伏見嘴邊的肉屑,叉走一塊炸雞。




至於宗像在送上來的大量文件中,意外地看見一份與S4工作絲毫不相關的「日本農業家庭福利促進方案」則是兩人度假完的一星期後。


哦呀,擬稿的文筆看起來很熟悉呢。


該不該簽同意呢?


宗像笑笑,決定親自跑一趟那些麻煩的大型機關。




--Maybe END?




Free Talk


大家好,又是我小魂,人品磁鐵大家都知道是嗎?


說起來寒假這麼大一場只出無料好像有點浪費對吧?


就當我是上一場衝太猛,剛好把梗榨光這樣。




剛好搭上K要出2期的線卻沒辦法生個伏見君V.S.宗像一家親的故事還真有點可惜。


來說說這次的故事,說起來大部分的怪故事每次都是在閒聊途中莫名其妙迸出來的呢。


我自己寫東西會用的模式其實很簡單。


大致就是決定要寫的CP→看看是否該加進能讓故事變得更有趣的其他角色→讓他們幹點蠢事(!?)。就這樣。


原創角色是很困難的部分,我喜歡玩點小梗。


故事裡的兩位老先生應該會讓一部分的人感到一股親切感吧?(笑)




結論又是個讓宗像與伏見愉快地幹蠢事的故事,之後應該也是同個模式、而且一直這樣快快樂樂的閃光下去。


我這輩子大概只能寫HE吧。


期待下次再跟大家見面!




小魂 / 人品磁鐵 2015.02 修羅各種東西的間隙中




原作:GoRA‧GoHands / K-project


宗像禮司×伏見猿比古


Munakata Reisi × Fushimi Saruhiko


同人誌 Vege, Vege? Vampire!


作者、排版、封面:小魂 / 人品磁鐵


個人網站: http://www.plurk.com/upup5jp


        http://weibo.com/u/2978225642


K Unofficial Fanbook #02


※本書為二次創作作品,版權所有、翻印必究。




***


另想看小冊子排版的請往P站:http://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mode=medium&illust_id=49054852

评论
热度 ( 52 )
  1. 黑松露巧克力此地無魂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好棒啊啊啊啊啊

© 黑松露巧克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