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松露巧克力

希望你总有一天能找到我的心

[K.礼猿]上司变小这种事绝不可能!01

伏见哥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二土君:

脑洞文_(:з)∠)_大概是变小的室长和青组的大家的故事,礼猿向。

大概不会写很长……应该很快就写完了

各种无视原作设定

脑洞向,逻辑力低

OOC

至于室长是为什么变小的,理由想不出,总之就这样吧【喂】

以上!




————————

01

没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原本发生重大的事情时,是必然要先去调查事件起因的,但是对于现在的scepter4来说,完全没有这样的的余裕。

简而言之,从宗像礼司成为青之王以后,他的氏族们遇到了史上最大的危机。




事情要从上午的11点说起。

办公室里接到了一通电话,显示来电人宗像礼司,一般来说宗像需要下达指示的时候会让淡岛代行,或者直接下达到本人,打办公室的公用电话还是头一次,一群人看着来电显示互相推来推去,都觉得电话有诈,说不定又是室长想出了什么新的游戏。

最后接电话的是道明寺,其他人都放下工作紧张地在旁边看着他,伏见瞟了一眼这群同事,不知道是该吐槽他们还是该吐槽造成这一切的某位上司。

“喂?请问什么事?……嗯,对,这里是……哎?”

道明寺“哎”的时候所有人都盯着他,想通过他这边的对话判断通话的内容,但是道明寺完全没领悟到同伴们的眼神,更加大声地“啊——?!”表情里全是惊讶。

“啧,别一惊一乍……”伏见被他吵到,不满地皱起眉头,话却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出大事了伏见先生!”道明寺挂了电话,话筒还握在手上,“天哪!!副长!伏见先生!”

“……所以你别在那乱喊,到底什么事?”

看这个状况伏见估计自己是没法处理完手头的工作了,他站起来一边喝水一边往道明寺那边走。

“刚才这个电话里说,室长他——”

道明寺表情很激动地大声说道,听到了他所说的话,其他人先是“啊?”地愣了一下,然后同时瞪大了眼睛。

“哎哎哎——?!”




伏见被迫丢下手头的工作和淡岛一起跑了出去,一路上他还无数次想这绝对又是宗像变着法子在给他增加工作量,瞟了一眼同行的淡岛,对方却真的露出了担心的表情,只好在心里啧了一声,不情不愿地跟着。

目的地是一家书店,伏见虽然对那条街熟悉,但是具体在哪里并不是很清楚,不过等到了以后就发现寻找是不必要的,因为正有个蓝色人影坐在书店门口的长椅上,从背面看那衣服正是scepter4室长的制服。

伏见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淡岛就喊了句室长跑了过去,他只能也跟着过去,然而每往那边接近一点,伏见心里不祥的预感就越强烈。

他想起道明寺在复述电话内容时的话:“打过来的人不是室长,那边问我们认不认识宗像礼司这个人,说希望我们能去接一下人。还说是有个孩子自称迷路了,提供了这里的电话希望能帮忙联系……然后,当我问室长有终端为什么不直接自己联系的时候,对方跟我说‘可能是十多岁的小孩还不太会用终端机吧‘……之后我再怎么问他们都一直肯定宗像君是个十岁多的小孩,因为再追问好像会被怀疑我们是不是真的认识室长,所以就没有再问了。”

……不会来真的吧。

伏见一边跑一边眯起眼睛,看着那个蓝色的身影,这时对方好像也注意到有人靠近了自己,回头看了过来。

“室……”

“……”

淡岛整个人愣住了,伏见也停住脚步说不出话。

反而是椅子上的那位看起来镇定很多,他站起身来看了看身上松垮的蓝色制服,又看了看淡岛和伏见身上风格相似颜色相同的制服,好像确定了什么一样,然后绕过椅子走到了他们面前。

伏见觉得整个人都不太好了。

他看着面前这个比自己矮一截的人,对方长着张白净的脸,脸颊上有孩童的圆润弧度,虽然五官比例与成年人有所不同,但这毫无疑问就是自己熟悉的那个人。

他可能是今天起床方式不对,要不要再回去睡一觉。

“……”

伏见和淡岛还没想出如何应对的时候,面前的人已经走到了他们面前,那身长制服都在拖地了,还有剑鞘也在地上拖着。

“抱歉,我可能出了一点事。”他这么说着,声音和印象里男人低沉的声线大有不同,“……能告诉我你们是谁吗?”

完了,看来还有更厉害的。

“……您……是室长吗?”淡岛犹疑着开口问道。

“如果是说这个的话,我想是的。”他从口袋里掏出来的一张卡片,那是宗像的工作证。

伏见看着这诡异的画面,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分析这怪事的现状,首先,面前这家伙应该就是宗像没错,从外貌特征到性格上都差不多,连刘海的都是一个弧度,虽然是缩小版的。然后,对方现在好像完全不认识自己了。

虽然理论上来说一般的异能者不可能对王权者造成这种影响,但伏见也想不出到底是什么才能把事情变成现在这样,他决定姑且当成自己是在做梦。

“……你现在几岁?”伏见思考了一下,觉得用敬语会让这个画面更加诡异,于是就普通地问道。

“如果按我的记忆的话,是12岁。”缩小版宗像这么说道,“虽然我按照身上的资料写的日期算应该是24。”

好吧,还记忆倒退了。

伏见觉得自己开始胃疼了,他看了一眼淡岛,发现对方也在看着他。最后还是身为副手的淡岛先开了口,她微微俯下身,问他:“您还记得发生了什么事吗?”

这个成年女性对小孩用敬语的画面真是看着都难受。

“不,我有意识起就是这样了。”对方很诚实地回答着。

“……好吧,”淡岛露出了困扰的表情,“我是淡岛世理,他是伏见猿比古,对我们还有印象吗?”

“……我不记得了,但是终端机上有这两个名字……如果我是24岁的话,从制服上看我们应该是同事是吗?”

这哪里像普通的12岁小孩了?伏见的心情已经不能用言语形容,他宁愿相信这是在做梦。

“反正你已经推理了这么多,还打电话叫我们过来,如果相信的话就跟我们走。”

伏见低头看着宗像,这个俯视的感觉还不算太坏,而对方也看着他,好像在思考什么,紫色的眼睛里有孩童特有的水润光泽。

“好吧,”他得出结论,“但是我想看一下你们的身份证明确认一下。”

“……啧。”伏见回忆了一下平时的宗像,得出了变态的性格果然是天生的这一结论,原本他就觉得宗像完全不像是个正常人,根本想象不出什么样的环境能把人培养成这样,而把这一切归咎于上帝以后反而让人能接受多了。

接过伏见和淡岛的工作证,把上面的照片和他们的脸对应了一下后,宗像露出了微笑,可能是小孩的脸天生带有天真的感觉,比起成年的宗像的微笑,这个版本稍微让伏见觉得不那么讨厌。

“虽然给你们添麻烦了,但是非常感谢。”宗像一边用和他24岁时如出一辙的语气说着,一边看了看两人的脸,淡岛看起来有些着急和困扰,伏见的表情则不耐烦到了极点,宗像想了想,用手拉扯了一下快滑下去的衣服,拖着对他来说或许大了的靴子尽量用一个不错的姿势走上前去,拉住了伏见的手。

“那就走吧,伏见哥哥。”

伏见脚一滑,差点没摔倒在平地上。




tbc.



评论 ( 1 )
热度 ( 155 )

© 黑松露巧克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