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松露巧克力

希望你总有一天能找到我的心

珍爱生命,远离赌球 I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宝宝惹

EX-咖喱棒:

【一些奇葩的脑洞,依旧猎奇】


【渣文笔、OOC预警】


【应该会有后续】


【总之慎入(╯з╰)】


“Goal!”球越过球门线的瞬间,Jungle队的前锋比水流队员兴奋地欢呼。


“进球无效。”御柱塔杯总决赛的主裁判宗像礼司先生平静地宣布。


比赛结束半小时后——


“所以说啊,明明上头都说了,Jungle队一定要赢,为什么还要判进球无效?”决赛的第一助理裁判员伏见猿比古先生对着正在包扎伤口的主裁判发问。


而被提问的宗像礼司先生只是冷冷地哼了一声作为回答。


“就算因为莫名其妙的原则被打得头破血流也不肯改变自己的想法吗?”伏见先生几乎是喊了出来。


额前挂着蓝斜飞的伤患把绷带系了个标准的蝴蝶结,闭上眼平静地说:“吾等大义不容假球。”


伏见先生气得发抖,奋力地将手中的旗子连同从脖子上一把扯下的哨子摔在地上:“那你就抱着你的大义家破人亡吧!”他转身打开裁判休息室的门,走出两步又退回来,“从一开始就是这样……我不想再忍受你和你的大义了,我不干了!”


“砰”的一声,门被伏见先生粗鲁地拉动继而狠狠地撞上门框,巨响之后恢复了关闭的状态。


休息室里只剩下宗像礼司先生一人。


不是我想这样的啊,伏见君。


宗像礼司先生缓缓地弯下身子坐下,这个简单的动作对于遍体鳞伤的他显得分外艰难。


非时院那边事先打过招呼……如果让jungle赢的话,就再也不让我和德累斯顿见面了……这个代价,我承受不起。


宗像礼司先生郁闷地叹了口气。


“请问可以进来吗?”敲门声伴随着成熟的女声传进宗像先生的耳朵里。


“请进。”说话的同时他调整了一下坐姿,尽量挺直脊背抬起头颅,使自己看上不像是一个落寞的男人,而是那个刚正不阿的裁判员先生。


“是这样的,”用和伏见先生完全不同的温柔方式将门轻轻合上的淡岛世理小姐站得笔直,面容严肃地对宗像先生陈述一个事实:“在您被jungle公司雇来的打手按住殴打的时候,德累斯顿小姐被人从御柱塔劫走了。”


宗像先生听完女下属的汇报,每个细胞都充斥着想要破门而出的冲动,但他必须保持冷静,成为那个平日处乱不惊的宗像礼司。


“被谁劫走的?”


“Scepter4来源可靠的情报显示,是被Jungle的人劫走的。”淡岛小姐在这里有所停顿,迟疑了两秒后补充到,“据说是因为那个被您判罚进球无效的比水流球员回去后跟他的董事长父亲闹了一通,才……”见上司的表情逐渐变得扭曲,淡岛小姐及时住了嘴。


“他是小孩子吗?”无可奈何到只能以手覆面的宗像先生磨着牙表达了自己的悲愤之情。


Jungle,近年来发展迅速的一家游戏开发公司,以对现任首相全天候全方位的资金和技术支持而被世人熟知。


Jungle的董事长,名为磐舟天鸡,是一个时不时会偷税且每时每刻都愉悦着的神父。正如看上去的那样,他实际上也是个吊儿郎当不务正业的中年大叔。挂在他名下的Jungle公司得以正常运行,真正依靠的是他的两个儿子御芍神紫和比水流。


小道消息称,曾经的磐舟天鸡先生并非只是每天喝酒打牌混沌度日,而是一个积极向上阳光开朗的五好青年,且有一个霸气外露的名字 ——凤圣悟,但是由于某次赌球输光了家族企业Cathedral的所有资产,他才改名换姓皈依宗教自甘堕落的。


至于他的儿子们为什么和他不是同一个姓氏?原因是显而易见的,都是他收养的。


对于磐舟先生除了收养孩子之外都糟糕的一塌糊涂的运气,一位对兔子有着强烈执念的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国常路大觉先生有这样的评价:“那个掉毛凤凰,哦不,磐舟天鸡先生真是太幸福了,哪像我,一路顺风顺水,只在收养孩子这件事上,栽了大跟头。你看看我收养的那个貌美如花的女儿德累斯顿,天天吵着要大房子要漂亮衣服,还有一票小青年追求,真难养。”


顺带一提,这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国常路大觉先生说完这句话不久,就去世了。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哦,当然不是不要在背后说人坏话,而是,收养有风险,挑娃需谨慎。


再说Jungle公司的CEO,磐舟先生的大儿子御芍神紫先生,他的唇彩很美,他的指甲油很美,他很美,非常美,相当的美。介绍完毕。


以及Jungle公司的首席技术开发员,磐舟先生的小儿子比水流先生,他喜欢穿洛丽塔风小洋装和罗马风凉鞋,他是异色瞳,他有着与生俱来的程序员天赋,受磐舟先生的影响,他还热爱足球运动。


最值得一提的是,他与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国常路大觉先生的养女德累斯顿小姐有一段美好的往事。


“没什么特别的,只是某次我被从天而降的花盆砸晕了之后,她把我送去医院了而已。我对她除了感激并没有其他的情感。”这是比水流先生对那段往事的简短回忆。


然而不管怎么说,坊间还是有了比水流先生单恋德累斯顿小姐到了变态地步的传闻。


此时,这位传闻中的形象变态又痴汉的比水流先生正一脸不明所以地盯着自家地下室不知何时出现的一位窈窕淑女。没错,那位窈窕淑女就是德累斯顿小姐。


“紫,为何德累斯顿小姐会在这里?”比水流先生问身边同样震惊的御芍神紫先生。


“我也想知道呢,小流。”御芍神紫先生苦恼地回答。


要不是德累斯顿小姐的嘴上贴着胶布,手脚也被绳子捆得结实,她一定会跳起来把面前两个边困扰边吃蛋糕的犯罪嫌疑人打得满地找牙再咬掉他们的耳朵。


天啊,为什么我会被这么不靠谱的家伙们绑了?德累斯顿小姐在心中绝望地哀嚎。


“要不撕了胶布,听听她怎么说?”享用完蛋糕正心满意足地擦嘴的比水流先生提议。


御芍神紫先生用叉子敲敲瓷盘的边缘,说:“不行啊,小流,如果她叫起来的话,事情会很难处理的。”


于是他们再次陷入了沉思。


德累斯顿小姐要被这两个像是没有智商的人气昏过去了。


如果你们什么都不知道,直接报警不就好了?可惜没人听得到她睿智的发言。


手机震动的噪音打破了三人诡异的沉默。御芍神紫先生接通电话,小声地和电话那头的人交谈。


“搞清楚了,小流,是因为那位御柱塔杯总决赛的主裁判宗像礼司的判罚导致磐先生赌球又输了,磐先生才雇人绑架他的女朋友德累斯顿小姐准备报复他的。”语气中夹杂着淡淡的无奈。


比水流先生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说道:“他又在赌球了?而且赌的还是我踢的那场?”


“很遗憾,是的。”御芍神紫先生耸肩。


比水流先生拿出终端,飞快地拨通了磐舟天鸡先生的电话,在对方声音传出的一刹那,他郑重地教训道:“磐先生,警告过您多少次了,珍爱生命,远离赌球!”


一只绿色的鹦鹉突然从半掩的门留出的门缝钻了进来,在德累斯顿小姐的头顶盘旋,扑扇着翅膀欢快地叫唤:“珍爱生命,远离赌球!”


顶着一头绿色鸟毛的德累斯顿小姐第一次觉得,自己的生活真是精彩万分。


TBC……

评论
热度 ( 39 )
  1. 黑松露巧克力EX-咖喱棒 转载了此文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宝宝惹

© 黑松露巧克力 | Powered by LOFTER